當前位置: 主頁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丈夫變態軟禁我逼迫我生孩子

時間:2014-09-11 12:41來源:互聯網 作者:不詳 閱讀:145
 
  丈夫變態軟禁我逼迫我生孩子
 
  我是一家幼兒園的老師,認識志強那年我才22歲,交往了幾年,我才決定嫁給他。
 
  婚前,我就發現他有點大男子主義,可我并沒認為那有什么不好,反而覺得他很自主,跟他在一起有安全感。最初幾年,我們一直兩地分居,每次見面相聚時間都比較短,所以感情很熾熱,可是,與從部隊回來的他組成了家庭以后,我卻很不適應。
 
  我是個幼師,很辛苦,每天要很早到幼兒園,很晚才回來,那份辛苦只有我們自己能夠體會??苫氐郊依镉忠煌5孛覄?,他對我做的家務就像檢查部隊的內務那樣認真,一絲不茍。這讓我很難接受,難免會發生爭執??伤麉s從來不幫我打理,只是一味地挑我毛病。我心里很生氣,可又沒有辦法。
 
  那天,我剛下班,臉上還化著在幼兒園里與小孩子一起做游戲的裝。他看了看我,然后硬邦邦地說,“我說過多少次了,要注意儀表儀容,你看看你,這像個什么樣子!坐沒個坐相,站沒個站相,鞋子到處亂甩,鑰匙隨便瞎扔……”
 
  我沒理他,因為我早已習慣他的口羅嗦。于是,我回到洗手間一頓清洗,出來后,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結果他又繼續數落我,“要看電視就坐好了再看,洗完澡到床上去睡,別躺在沙發上,你看你,叉著個腿,像什么樣子。”我實在忍不住了,憤怒地說,“這里是我的家呀,你要搞清楚,家,是讓人放松的地方,不是你的練兵場好不好?”
 
  那次爭吵后,我發現他絲毫沒有改變,我只有自己改變自己了。我按照他的要求,在家里循規蹈矩,我還必須在睡覺前才可以穿睡衣,其他時間都必須穿戴整齊,時刻保持淑女形象。我的歡聲笑語少了,我懶得看電視,因為那姿勢太受罪;我懶得在客廳待著,因為不能穿寬松的衣服。我郁郁寡歡,沒精打采,好像生病了一樣。
 
  我們的老家都在外地,他轉業后分配到一家派出所上班,整天忙,回來不是挑我的錯,就是倒頭便睡,我們之間很少交流,完全失去了過去那種對生活的熱情。
 
  我也不好意思把自己的郁悶和別人說,于是就自己調節。漸漸地,我發現自己得了抑郁癥,但他還是不搭理我,還說我嬌氣,裝病。再回來,就是滿身酒氣。
 
  他對我的愛只剩下了簡單粗暴,不管我多么不舒服,他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夫妻間沒有了溫暖的關懷,有的只是難受和冷漠,我覺得生活是那么沒有希望,于是就自殺了。我喝了整整一瓶安眠藥。
 
  可是,我剛把藥喝下去沒一會兒,他就回來了,他發現我昏迷了,迅速把我送到醫院搶救。我醒過來,他一下子跪在我的床前,聲淚俱下地說,“老婆,請你別再自殺了好不好,別人要是知道了,我的前途就毀了,你到底有什么不開心你說啊,我以后保證改行不行?”沒辦法,我只好回家。
 
  那段時間因為身體的關系我沒去上班,好了之后,回到單位,我發現大家看我的目光怪怪的,最后一個同事悄悄告訴我說,我發胖了,好難看,跟懷孕了一樣。我大吃一驚,因為我沒有懷孕,可是,我的確胖得走了形,因為我在服用抗抑郁的藥物,我依然很胖,有一天,我因低血糖而昏迷在鋼琴旁。
 
  志強很忙,不能照顧我,我也不想讓他照顧,只要他在家,我就苦難降臨。我想到離婚,我實在不能繼續忍受這樣的婚姻,我也想擁有自己的事業,不想一輩子就這樣碌碌無為地過下去??墒?,當我提出離婚這兩個字的時候,他就故技重演,事后,依然故我。
 
  而且他還有意無意地監視我。
 
  有一天,我上街買菜,遇到一個老鄰居,跟他聊了一會天,買完菜回來,志強一腳把菜踢得老遠,責問我,“剛才你去買菜,怎么用了那么長的時間?”我說,我很快就回來了呀。他看了看手機,說,“你平時回家是六點整,今天卻到六點十分才回來,你說,這十分鐘你在哪里?”我想了半天,才想起來遇到那個鄰居的事。我說,哦,遇到一個老鄰居,說了幾句話,耽誤了一會兒。他拿出他當預審員時的犀利眼神,說,“剛才你遇到的是個男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很詫異。他是哪里人???多大年紀?家里還有什么人?結婚沒有?他在哪里工作?你們是怎么認識的……我一五一十地說了,他得意洋洋地說,“告訴你,想離婚?門都沒有!”我非常生氣,但離婚的決心沒有變。我只是冷冷地看著他。
 
  他看我的樣子,轉而又溫和地說,“其實,我還是很愛你的,別跟我離婚,我真的好愛你,我的老婆。”我知道他說的不是真話,我就是想離婚,我現在感覺空氣是凝固的,我沒有任何自由。更讓我生氣的是,他還給我父母打電話,說我不安心和他過日子,等他們千里迢迢地趕來,我才知道是他做的。面對親人的責備,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等送走了他們我就提出了分居,他堅決不同意。接下來,我所工作的幼兒園因要晉級需要進行比賽,我只好放棄眼前,投入到緊張的排練中去了,因為有一場比賽很重要,我如果能成功地拿到名次,我就可以調到總部上班,那樣,我就遠離了他。于是,我就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回家回得很晚。
 
  那天,回到家,志強不在,我很慶幸,好在他沒回來,要不又要盤問半天了。我剛洗完澡,準備休息,志強喝得醉熏熏地回來了,他沖過來,二話不說,上來就是一拳,接著,他對我劈頭蓋臉一頓暴打,我的臉上滿是傷痕。我覺得他瘋了,我慢慢地扶著墻站起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直到把他盯得避開了我的目光,我輕聲地說,“離婚,我們離婚?!?rdquo;一看到我如此決絕,他蹲在地上號啕大哭,他抱著自己的頭,說,“我不是故意的,我昏了頭,我太愛你了,不想離婚!”我沒理他,把自己鎖在臥室里。
 
  因為這,我沒有爭取到比賽的機會,我臉上的傷讓我無法繼續那個排練了。這期間,我開始準備離婚的資料。離婚起訴很艱難,他在法庭上義正辭嚴地跟法官說,他是多么愛我,從沒有跟別的女人有染,我們之間又沒有第三者,離什么婚?說得法官都認為我是無理取鬧了。我只好選擇分居三年的辦法來達到離婚的目的。離婚我是離定了的,不管他怎么哀求,我都不會再回心轉意。
 
  因為那段時間心情焦慮,我忽略了身體上的變化,連自己懷孕都沒有發覺,等到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我想到醫院去做手術拿掉這個孩子,可是,我四處碰壁。每個醫院都試過了,醫生都說孩子大了,要等再大一些做引產,但那跟把孩子生下來沒什么區別。我準備到另一個城市去做這個手術,我真的不想要他的孩子,我如果生下這個孩子,我等于被判終生監禁。
 
  可沒想到志強知道了我懷孕的事,就把我的父母和他的父母都接來了,輪番給我做工作,我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我心急如焚,可是,我被軟禁了,我出不了門。最后,我生下了女兒??晌疫€是想離婚,這個念頭從來沒有打消過。孩子滿月的時候,志強接到了法院的傳票,他的表情,猙獰得可怕。
 
  我把我們之間的事情和我的父母說了,真相面前,他們決定把我接回老家,就這樣,我帶著孩子回到了老家,離開了這座傷心的城市,為了生活,我放棄了過去的一切,在家這邊開始新的生活,未來的路很艱難,但是我覺得終于離開了他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分隔線----------------------------
相關情感日志
精華閱讀
土地挂牌和土地拍卖哪种赚钱多 揭秘网络棋牌游戏打鱼 八肖期期中免费资料 天涯海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旺旺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闲来贵州麻将手机版 意甲2018-2019赛程 好玩的捕鱼游戏 2020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2020鼠年生肖波色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