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我和園藝工人在后花園里偷情

時間:2013-10-07 10:51來源:互聯網 作者:不詳 閱讀:197
 
  我和園藝工人在后花園里偷情
  夏日雨后的黃昏,倦鳥歸巢,落日紅得像一個巨大的草莓,淡淡的光芒映在一個男人裸露的寬厚脊背上,余暉與他背上的汗珠發生化學反應。我眼前一片煙霧迷蒙,沒來由的一陣心旌蕩漾。
  我把脫下來曬在草地上的衣服抓起來,擋在胸口,朝前靠了靠。他在我左前方的幾米之外,一叢巨大的芭蕉擋著我,我可以從容地查看他的舉動和神態。那是一個頗有規模的花圃,他正給一些西府海棠修枝,墨黑的眉毛舒展,眼底脈脈含情,像對著情人,嘴里還在喃喃說話。
  我喜歡對花朵癡情的男人,八卦書上說,這樣的男人要么風花雪月,要么善良淳厚,我在心底暗暗期望他是這兩種的結合。
  我來到這個叫做水姜溪的地方已經3天。3天前,我在一座中等城市里經歷了一個女人所能承受的最悲慘的遭遇,事業、男友,一夜間從我的身邊悉數流逝。我變成一個孤家寡人,變賣了所有能變賣的東西之后,一個人背著簡單的背包坐火車從城市出來。迷茫地買票,迷茫地上車,不知道哪里該是我抵達的終點。那天,前方鐵路發生故障,火車被迫停下來。鐵軌一側是一條開滿藍紫色花朵的小路,另一側是無邊的碧綠麥田。
  有乘務人員下車,我也跟下去,沒人注意我,我便沿著小路朝前走。半個小時后,汽笛長鳴列車將要啟動,乘務人員早已返回車上,這時我卻已在一里地之外的村莊,正和一個老阿婆商量租住她的一間空屋。老阿婆熱情地說:“收什么錢噢,空屋子閑著也是閑著,有人住還能熱鬧一些。要是不嫌我老太婆口羅嗦,就和我一起吃飯吧,菜都是自家園子里種的,給點米錢就行。”
  看著老阿婆溫暖的笑容,我想我的運氣從這時便逆轉。
  我蜷在屋子里休憩了整整3天,直至今天中午出來散步。我走到離村莊半里路的地方,天空忽然下起大雨,望見不遠處的小山坡上有一片巨大的綠色植物,我便跑過來躲雨。大雨倏忽而止,但我的衣服已全濕透,緊緊貼在身上,這樣走出去實在狼狽不堪。雨后的陽光暖洋洋地灑下來,我腦中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把衣服脫下來,曬在草叢上,反正現在也沒人,等衣服干了再回去。
  我把衣服晾好之后,倦意不由浮上來,便躺在芭蕉叢里一塊沒被雨淋到的草地上,很快睡去,做了一個讓人害羞的夢。夢見一個看不清面容的男人俯身看我,嘴唇慢慢貼過來,我一下子就驚醒了。睜開眼睛,依然草綠風輕,一片安靜??晌曳置餍岬揭唤z男人的氣息,危險而誘惑。我爬起身,小心翼翼地四處張望,于是便看到這個修剪花枝的男人。
  他算不上帥,眉毛過于黑,輪廓過于粗獷,皮膚比古銅色還要深??伤粍x那就擊中我的心,就像一只綿羊遇到一只豹子,我的世界里只剩下束手就擒。為什么會對一個陌生男人產生這樣的情愫?我說不清楚,只是遠遠看著他精心地擺弄著那些花兒,我就會情不自禁地牽起嘴角,微笑??諝庵袕浡ㄏ?,火紅的晚霞靜靜地飄浮在天邊,這一刻,我終于相信這樣一句話:這個世界,只要你不對它絕望,它就會給你希望。
  此刻,他修剪的目標是一大束紅玫瑰。他用一把大剪刀小心翼翼地剪掉枯萎發黃的底葉,花瓣上的雨珠紛紛滾落在他裸露的手臂上,他居然,用嘴唇去舔那些水珠。下意識的,我也舔了舔嘴唇,真是要命,就在這時,我踩在腳下的一塊小石頭忽然松動,驟然失去平衡的我一下子跌倒,發出無法忽略的巨大的呼聲。
  我聽見他迅速奔過來的聲音,比豹子的節奏還要敏捷,馬上他就會看到只著內衣的我。我大腦一片空白,穿衣服已經來不及,只能條件反射地閉上眼睛,裝死。我的眼睛剛閉上,就感覺到一股炙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我的眼睛又不由自主地睜開了。
  那個男人的眼睛正盯在我的身上,嘴巴微張著,我一睜開眼睛,他被嚇了一跳。
  看見我睜開眼睛,他立刻轉過頭,想走,可又停住了。
  “需……需要我幫什么……忙嗎?”他的臉比他剛才修剪的紅玫瑰還要紅,結結巴巴的樣子令人忍俊不禁??吹剿任疫€窘迫,我反倒鎮定了,不急不緩地說:“那就請把衣服遞給我。”
  他緊張地四處張望著,眼光還得小心翼翼地避開我的身體,那樣子真是讓人浮想聯翩。他張望了半晌,也沒找到我的衣服。我忍住笑,說“嗨”,他又嚇得一激靈,呵呵,這個傻乎乎的男人,被嚇到的樣子真是可愛,讓人想親他一下。我用手指指他腳下,這時他才發現,他的赤腳正踩在我的雪紡綢衣服上。他手忙腳亂地去抓,只聽“刺啦”一聲,老天!他抓得太倉促了,一半還踩在腳下,就用力地拉,結果我的衣服被他的大手給拉碎了。
  他尷尬地抓著頭發,不知該說什么。我半開玩笑半調侃地說:“算了,大不了我在這里一直躺著,等天黑了再回去吧。”
  聽我說完,他一言不發地跑走了。我心里有點失落,這個男人沒情趣哦??晌业氖鋭倓倧男睦锩俺鰜?,他又像豹子般夾帶著風跑回來了,手里拎著他的淡藍色大襯衫,遞過來:“穿我的襯衫吧,你這樣……不……穿衣服,等到晚上我怕你凍感冒。”他說完臉又紅得像玫瑰花,還暗自咬咬嘴唇,樣子活像一只掉進陷阱的棕熊,茫然無措,又帶著一股偷偷打量我的好奇之心。
  我接過他的襯衫,還沒等我說什么,他又跑走了,這回是真的走了,黝黑的脊背在夕陽中散發出不可抵擋的誘惑力。我把他的襯衫捂在胸口上,空氣中頓時蕩漾著成熟飽滿的男人味道。
  唉,這個單純的傻男人,我怎么會穿著他的襯衫回去呢,一個租住在這里的外地年輕女人,忽然穿著一件肥大的男人襯衫招搖過市,我怎么對別人解釋呀?老阿婆會以為我是個風流成性的女人,怕是立刻就把我掃地出門。所以,我還是決定在這里躺到天黑,穿自己的衣服回去,用黑夜掩蓋住白天這一段讓人發窘的經歷。
  但在這之前,我決定躺在芭蕉樹下美美地睡一覺。我把他的襯衣蓋在身上,朦朧中,感覺到有硬硬的東西摩擦著胸口。我驚醒,把襯衣翻過來,從他的襯衣口袋里掏出一張身份證。
  袁家木,男,生于1979年4月17日。在這個雨后的夏日黃昏,我與身份證照片里那雙細長的眼睛呆呆對視。晚風悠然,花香陣陣,我坐在芭蕉樹下,一邊想著袁家木那豹子般的身體,還有他又誘惑又純粹的眼神,一邊想到一個詞語,情難自禁。袁家木,這個我還不知道底細的男人,已經讓我情難自禁了。
  凌晨3點,他從身后將我撲倒
  乘著夜幕,我安然無恙地返回自己的房間,剛換好衣服,老阿婆就敲門進來,說她給我留了晚飯,讓我“快去廚房吃,還溫著哪”。
  真是個慈祥又暖心的老人家。
  我在廚房吃晚飯,老阿婆坐在我對面和我聊天。她用手工繡著一塊桌布,上面是我不認識的花朵,根、莖、葉、花,全裸露在外面,纏繞著生長。我夸她一把年紀了手還這么巧,繡的是什么花,怎么不長在土里?老阿婆告訴我繡的是“空氣蘭花”,從空氣中吸取水分而生長。
  我納悶地問她是怎么知道這種花的。老阿婆笑瞇瞇地說:“是袁家弟弟告訴我的。”我的心微微地顫動一下,她說的袁家弟弟,應該就是我白天遇到的袁家木。
  老阿婆兀自說:“他在離這不遠的小山坡上種了一個花圃,人很好哦。我想繡新花樣子,就去他的花圃,他就告訴我哪些是新出來的品種,哪些適合做繡花,所以我的繡花總是最新穎的一款。”
  “他怎么那么癡迷花草???”我裝作好奇地問,其實是想了解他的一些個人情況。
  “他呀,是園藝大學生,一畢業就在這里買地種花。剛開始有個大學同學和他一起合作,那時候效益不好,生活又閉塞沉悶,同學走了,就剩他一個人在這里堅持。5年了,他的花圃終于有起色了,可這5年日夜與花打交道,都不知道怎么跟女孩子打交道了。唉,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遇到他的花仙子噢,我都替他著急呀。”
  或許是白天睡了太多的覺,那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著,凌晨3點爬起來,外面空氣清爽,星月皎皎,聽得到不遠處竹子拔節的聲音。我忽然萌發出一個念頭,現在就去袁家木的花圃,反正今天也要去給他送襯衫,不如現在就出發,去看一看那些在夜晚綻放的花朵。
  通向袁家木花圃的是一條石子鋪成的路,石子縫隙里鉆出一叢一叢的小草和小花,摩擦著我露在涼鞋外面的腳趾,癢癢的,像是情人的手在摩擦腳心。
  月光下的花圃一片安閑靜謐,一部分花朵在幽然地沉睡,另一部分卻正在爭奇斗艷吐露芬芳,有花香濃郁的夜來香,還有傳說中的月夜草。據說它們在夏天有月亮的夜晚盛開,是解咒的靈藥,但不知是否能解愛情的魔咒?還看到了老阿婆說的空氣蘭花,在朦朧的夜色中玲瓏而優雅。我抬起腳尖,想去嗅一嗅掛在空中的空氣蘭花,卻感覺身后有人迅速地朝我襲來。我想轉身躲開,已經來不及,恍惚中只看見一個黑色的身影忽地撲過來,一剎那就將我推倒,健碩的身體隨即壓在我身上。
  這是一個男人,濃重的喘息聲在我的耳邊響著,他的胸口壓著我的胸口,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心跳聲,一起一伏,一雙大手在我身上胡亂地摸索,我緊張地想把身體縮起來,卻被他壓得一動不能動。我嚇得快要暈掉了,以為他要對我施暴,可是他只是抓住我的手臂,似乎想用什么東西綁縛起來,難道這是一個變態的殺人狂?我再也忍不住了,尖叫著:“??!救命!”
  那人聽到我的聲音,動作倏然而止,然后開口說話:“你是誰?”是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如果沒聽錯,應該是袁家木。我的心稍微平靜下來,聲音也安穩了:“我是來給你送襯衫的,白天你把我的衣服撕壞了。”袁家木呆了片刻,認出了我是誰,迅即從我的身上一躍而起。
  “我把你當成了偷花的賊……呵呵,實在是不好意思。”他確實是不好意思了,一雙大手不知道該往哪里放,只好不停地撓頭發??諝庵酗h浮著若有若無的曖昧氣息,我打破尷尬氣氛,笑著問他:“你這里總來偷花的賊嗎?”
  他也笑了:“沒有,今天是第一次,我沒抓賊經驗,動作太粗魯了,是不是抓痛你了?” 不知為什么,他說這話的聲音在我聽來無比曖昧性感,我的臉莫名其妙地發燙。這時候,晨曦微露,天邊透出一縷霞光,掛在空中的空氣蘭花開得婉轉而優雅。袁家木告訴我,這種花來自新加坡,那邊的叫萬代蘭、火焰蘭、莫氏蘭,都是熱帶蘭花。他研究了3個月,把它們改良成在溫帶也能存活的品種,它們靠從空氣中吸收水分而成長,不需要土壤,也不需要澆水,隨便給個空間就能活得芬芳四溢精彩絕倫。
  我覺得袁家木的性格里應該就有空氣蘭花的韌性和頑強的生命力,這個看起來傻乎乎的男人,內心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大和豐富多元。我把衣服還給他后卻戀戀不舍,不愿就這么離去,好在老天很幫我,我要走的時候竟然飄起小雨,我就順理成章地又把袁家木的襯衫披回來。
  這次我沒有躲避老阿婆,老阿婆看到我披著一件男人的衣服,不但什么都沒問,反而滿眼都是溫暖的笑意,真是個善解人意又開通的阿婆。
  那一夜,鳥語花香叢中傳出“琴瑟”和鳴
  我每天都去袁家木的花圃,說是還他襯衣,卻總是忘記帶過去,偶爾哪天沒忘記,那天肯定會下雨,因為我提前聽過天氣預報。
  袁家木看我的眼神也越來越復雜,我的生活也越來越香艷。我說的香艷,是指花的氣味和顏色,因為我每天都在花海里徜徉。
  徜徉了兩個月后,我開始在心里嗔責袁家木的“木”,唉,在情感上一點不思進取,天天在原地踏步,真是一塊木頭,怪不得老阿婆說他5年了都沒交過一個女朋友。算了,既然這樣,我就往前邁步吧。
  那天是夏末秋初的一天,天藍得像涂了普魯士藍,溫度22攝氏度。袁家木花圃的訂單客戶像約好了,全在上午把貨取走了,這簡直是開始“行動”的良辰吉日。中午,太陽暖暖地灑在花圃里,我忽然尖叫,說一只黃蜂圍著我轉,然后朝袁家木奔過去。我正遺憾自己沒踩到事先丟在地上的一塊果皮,這樣我就可以抱著袁家木跌得順理成章??蛇€沒等我反應過來,已經被袁家木撲倒壓在身下。
  我們的第一次就在這鳥語花香的世界里開始了。開始時他蜻蜓點水,用手指在我身體上彈奏了一首妙不可言的“音樂”,接下來,展開了暴風驟雨的洗禮,我們的關系從此展開了新篇章。
  事后,袁家木躺在我身邊,用大手撫摩著我的頭發,輕聲說:“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這時我才明白,這個家伙對女人根本不像表現出來的一竅不通,他已經蓄謀已久了。我用拳頭輕輕地捶他,說他是個陰謀家。心里其實開心死了,一個知情知趣懂得調情的男人,不是比呆子更適合做老公嗎?這時他哈哈笑著,又坦白一個“內幕”消息,原來租給我房子的老阿婆,就是他的親外婆。
  袁家木的父母都已過世,外婆整日操心他的女朋友問題,當我出現在他外婆面前,足智多謀的外婆就打定我的主意了。那日,其實是外婆建議我去山坡上的花圃附近散步,因為躲雨,我跑向袁家木的花圃,還沒跑到,外婆的電話已經打到他那里,嚴肅地說:“一個外婆很看好的女孩子朝你的花圃走過去了,你要是錯過了機會,我饒不了你。”
  老天,還有這么一幕,我笑著說老人家真是穩坐中軍帳,揮手指八方??蛇@還不夠,袁家木笑著又爆出一個驚天秘密:那天我裸著身子睡覺的時候,他已經看過了。天啊,怪不得我做夢夢到有男人盯著我看,原來那是第六感的直覺。
  色狼啊,什么都看過了還裝得那么純潔。我再次揮起拳頭捶他。
  袁家木笑得鬼兮兮的:“你說得對,我就是饑餓的色狼,現在又餓了……”
 
------分隔線----------------------------
相關情感日志
精華閱讀
土地挂牌和土地拍卖哪种赚钱多 陕西麻将 如何利用网络赚钱 香港挂牌彩图正版2019 安徽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app 捕鱼达人1旧版本 佳永配资 投资金融 王中王心水王中王资料 喜乐彩票骗局揭秘 111522平特一肖 与您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