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女追男:請放心上這條賊船

時間:2013-08-23 23:06來源:互聯網 作者:不詳 閱讀:90
 
  女追男:請放心上這條賊船
  也許這世界就是這么奇怪,不用太多理由一個人就可以喜歡另一個人。
  情人節,單身的人都在歡樂谷狂歡。
  報社真會挑日子,滿天都是氣球和玫瑰花的2月14日,讓全深圳所有單身的癡男怨女們都乖乖聽令,奔赴這場盛大的“愛在鵬城”相親派對。
  作為一個有經驗的工作人員,我這天會遇見各式各樣的人,要把每個人都看成是棵大白菜,收白菜的錢為白菜服務。就在我無聊玩著喇叭錄音鍵的時候,人群里出現一個極醒目的身影。那身影太晃眼,高大而挺拔,一件黑色的運動外套讓他的眉目顯得冷峻。像極了《這個殺手不太冷》中的萊昂,沉默卻充滿磁力,瞬間吸走了我的視線。
  我拎著喇叭光一樣沖了過去,這位男嘉賓請跟我走。然后就看到了他腰上別的號碼牌,0331。
  三千人的場面加上四處散落的玫瑰花瓣,讓整個上空都籠罩著戀愛的甜蜜氣息。
  我穿著蹩腳的紅T恤,四處傳遞著男女嘉賓寫著電話號碼的紙條。
  這些紙條,一大部分都直接送往了廣場上層第3排右邊數第7個位置。我舉著大喇叭喊,0331,寫一下你的電話號碼。0331不說話,抬著下巴看我一眼,在紙上小小歪歪寫了一行字,遞給我。那張皺巴巴的紙條在樓梯拐角被展開,江城亮,鹽田交警大隊,電話號碼138********。我從包里摸出水筆,把最后一個號碼1改成7,再小心折好攥進掌心,人神不知地回贈給要他電話號碼的女白菜們。
  等我跑上跑下四五次之后,0331有些驕傲起來。他看到我跑過來,斜著眼牽一牽嘴角,散淡地笑笑。到后來,干脆讓我指認要號碼的女孩是哪位,我隨手指著一個頭發稀疏的阿姨說,那個。他看了看那阿姨,又看了看我,說,算了吧。
  江城亮再不寫電話號碼。我趁機偷偷溜到廣場外的資料區,逡巡一圈后,敏捷地撕下了他的照片和資料。
  那張一寸照片拍得很好看,紅色的底子襯得臉部的線條清晰有力。資料葬身垃圾桶,照片被小心地夾進了工作人員的胸卡里。
  撲通。撲通。0331跟著我的心臟一起跳動了。
  半個月之后,我家樓下不知道名字的小黃花開了,滿地都是黃澄澄。
  我對著窗外看了好久。暮色里每棟樓宇都安靜,薄薄的金色鍍在灰白的墻面上,讓人心跳都變慢。等心跳慢到我終于能摁對那串電話號碼,電話通了。對方問,哪位。我說0331,我是1330。他哦了一聲便沒了下文,又猛然醒轉一樣問,你是1330?我說對,很巧吧。他在那邊笑起來。
  我盯著小紅相片上他驕傲的黑眼睛問,我是不是第一個給你打電話的人?他笑起來,你怎么知道。
  我有內線,什么都知道。
  他遲疑幾秒,你能不能給我發張照片,我真的不記得你是哪位了。
  我不同意。我說怎么可以以貌取人,不如哪天直接見面約會吧。電話線嗞嗞啦啦,他不客氣地說,你那天要我電話不也是以貌取人。我啞口無言。最后還是他妥協了。我想也許是因為只有一個人給他打電話,為了不愧對那兩百塊報名費,他最終還是放下了架子。這讓我未免沮喪,轉而又很歡喜。機會總是人創造的,其他人連機會都沒有,更可悲。于是我坐在星巴克里哈哈大笑起來。
  背后有個人拖長了聲音問我,1330號?
  我扭頭,身后的人穿著一件白色T恤,清亮得像雨后剛剛擦過的天空。我點點頭。他疑惑地看著我,你很眼熟啊。我問,是夢里見過吧?
  他笑起來,我記起來了,你不是1330,你是那個遞紙條的工作人員。你這個小騙子。
  我坐著遙遠的公車穿越福田,羅湖,踱著步子溜到了他們單位門口。
  我蹲在門口喝一瓶汽水,來來回回打量進出的人。白帽子,藍制服,白腰帶,還有胸前閃閃發亮的6位警號。門衛室的保安跑出來看了我兩眼,嘟囔了幾句,又重新縮了回去。
  等到漿果色的夕陽都要落盡,對面開過來一輛警車。透過吉普車窗的玻璃,我看到了那個熟悉的側面。他在車里瞇著眼,表情有些淡淡的疲憊。我跳起來,瓶子一扔沖到了車前面。那輛車急剎住,司機探出腦袋大喊,干什么你!
    我舉著兩條胳膊揮舞,0331號,江城亮,我來看你啊!江城亮驚愕地下了車,我沒站穩,一下撲了過去。車內開始哄笑。江城亮扶起我,問,你沒事吧。
  我當然沒事。我精神抖擻,斗志昂揚。只要能讓你記住我,喜歡我,這點小犧牲算得了什么!我跟著那一車警察去他們食堂吃飯。江城亮用他的飯缸給我打了一份豬血丸子和紫菜蝦仁湯,說這個補血。我問,你怎么知道我要補?他笑,你剛才沒站穩是貧血吧,下次別來了。
  我吃完豬血丸子,舔舔飯缸的邊,遞給他,接過吻啦。他嚇得直往后退,你沒病吧。
  3月31日,我發出一條短信。江城亮,我們談戀愛吧。
  4月1日,江城亮回復說,可以啊。
  我問他,是愚人節的玩笑嗎?
  他說,你說呢。
  我說,不是。那么,你就是答應做我男朋友了。我們之間是正式的戀人關系。這樣一來,你再不能參加什么“愛在鵬城”的相親,任何白菜,不,就算是牡丹問你要電話,你都不能給。肉麻情話
  我跑到他的單位,跟保安熱情地打招呼,遇到上次車上的某位同事,我說今天我男朋友沒跟你一起下班嗎?他愣一愣,笑笑說沒有。我在他們樓前的大院里晃來晃去,數了數第3層的窗戶,按照左起單右起雙的規律,江城亮的辦公室應該是在面對著的第3間。真巧啊。0331。第3層第3間,樓下站著我這1個未婚妻。我咯咯地笑起來。黃昏的陽光軟撲撲地落在我的胳膊上,照得小絨毛都是金燦燦的。
  江城亮終于回來了,他一邊摘帽子一邊張大了嘴。他說你怎么又來了。我是你女朋友啊,來看你。哈哈哈。
  他的表情先是驚愕,繼而變得有些惱怒。他說小姐別鬧了好嗎。我跟你開玩笑的。愚人節玩笑,OK?
  我笑得肚子疼,NO OK!NO OK!
  一個月后,江城亮主動給我打來第一個電話。
  他恢復了從前的冷漠聲調,說,杜小燕小姐,請不要再打擾我。我握著話筒的手指有些輕微的顫動。我問,江城亮,你為什么不喜歡我?
  他想了一下,說,你的喜歡來得莫名其妙。
  兒童節那天,我孤單地牽了一只氣球,第13次跑到鹽田交警大隊門口。
  鹽田再往東,就是深圳著名的大梅沙。好多人要坐著漫長的公車,從寶安或者南山出發,經過福田,羅湖,穿越鹽田,路過那個小小的十字路口,經過一個高個子的帥交警,再緩慢地駛入大梅沙。大梅沙的海很開闊,沙子不算細,但那是真正的海邊。“五一”的時候,還有好多人在這里結婚,海誓山盟。
  江城亮。我喜歡你,其實不是莫名其妙。也不全算以貌取人。
  2006年元旦那天,也就是我第二次見到你的43天之前,我也坐著103去大梅沙。車行至鹽田邊防站附近時,等待一個紅綠燈。滿車的人都在打瞌睡,只有我驚愕地看到一個戴著白帽子的交警迅速鉆進車流,兇狠地拽出一個正在敲著小車窗戶兜售草莓的婦人。那個婦人踉蹌了幾下,懷里的草莓滾了一地,綠燈一亮,車急速軋過去,濺了一地鮮紅的草莓汁。戀愛技巧
  我舉起相機啪啪摁下了快門。回去跟領導說,現在警察素質太低,對群眾舉止粗魯至極,我要曝光。領導說,瞎胡鬧。
  我氣鼓鼓地上網,卻意外看到一條不久前的特區新聞。新聞照片上正是白天那個人——鹽田交警大隊優秀民警江城亮,在2005年11月28日,果斷阻止了一場特大惡性交通事故,還當即把受了傷的老奶奶背到了醫院。我的心頓時柔軟下來。
  江城亮。也許這世界就是這么奇怪。也許不用太多理由一個人就可以喜歡另一個人。這有些沖動,卻絕不荒唐。我松開那只氣球,看它輕飄飄地飛上天空。江城亮,我總會等到你喜歡我的。
 
------分隔線----------------------------
相關情感日志
精華閱讀
土地挂牌和土地拍卖哪种赚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