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情感日志 > 文章正文

高富帥告訴你什么叫作愛

時間:2013-08-02 17:13來源:互聯網 作者:不詳 閱讀:429
 
  高富帥告訴你什么叫作愛
  20歲出頭,我就買了拍立得,每一個和我做過,和我愛過的女人,都心甘情愿的讓我拍裸照。她們有扭捏做作的,半推半就的,總之在我說出“那隨便,你不喜歡就不拍吧”之后從了我。我有一個lv方形旅行箱,都是妞們的照片。每走到一個城市我都帶著它們,去年我剛把密碼鎖換成了我那位完美的情人的生日,我把銀行密碼也給換了,我想我愛上她了。她是第一個主動要我給她拍照的女人,我看她在鏡頭前那么風騷的樣子,有種diao絲撿到寶的感覺。她的照片我貼在臥室墻上,沒有和其他女人的放在一起。
  我現在在北美度假。她曾經喜歡看斷背山,我答應帶她來加拿大看那些山和湖,還沒來得及呢。我帶著她的一點骨灰,現在就坐在那片山那里。碼字
  我第一次做愛是17歲的時候,和一個阿姨。我叫她阿姨是因為她是我爸公司的女會計。那時候大我19歲。我從小特有禮貌,她來我家送材料,天熱,她衣服后邊濕透了。我給她拿汽水喝。我看著她就硬了。我覺得自己當時算是美少年。我跪在她面前,問她要不要再喝一瓶,然后我們就做了,沒兩下就出來了。完了以后我快兩個月沒見他。不知道其他男同胞有沒有這種感覺。第一次做了之后就會有很強烈的需求??墒且姴坏剿?,我只好擼兩下湊合著。倆月之后再見到她,是在商場看見她和老公孩子買東西。那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她辭職了。
  我承認當時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晴天霹靂。老子當年年少,以為干了一下就是愛了。我懷念她胸罩上的汗味,我第一次知道女人的汗都是香的。
  我那時候騎單車上學。我的單車輪轂大,因為長得高,腿一蹬就能把車停下來,所以我自己搗鼓了兩下,把剎車給拆了。我傻逼,覺得剎車把手特別丑。我每天騎這兩當時覺得是全世界最他媽帥的單車上學,學校的姑娘都站在樓道上等著看我進校門?! 】墒俏沂怯兄厩嗄?,看不上一切喜歡我的妞。當時我就喜歡那種,追求一個本來不喜歡我的姑娘,一直到最后她愛我愛的發狂的感覺。我也就是喜歡那種成就感而已。每當這時候我就會想起在商場里,那個會計阿姨一看到我就轉身拉住老公走掉的畫面。我又覺得挫敗了,于是又去追求另外的姑娘。高三的時候,我每天用一個小時泡妹子,其他時候都看書學習,教語文的女班主任喜歡我,因為我永遠考全年級前三。我只慶幸她長得不漂亮,要不然我真不能保證我不對她有想法
  那時候我有一個高一的女朋友。胸大,臉美,眼睛水汪汪,內向文靜。她作文比賽得一等獎,我在校報上看到她的作文。講她媽做飯的事,她媽每次下廚,每道菜她都寫的讓我流口水。還需要考慮嗎?這樣的姑娘能不泡嗎?而且老子要泡,還輪得到學校其他男生嗎?她每天走路回家,我騎著那輛沒剎車的單車慢悠悠跟她屁股后面,背她寫的文章。我也不知道,怎么看了幾眼就背下來了。她臉紅,輕悄悄的說,你是不是變態???我說我喜歡你。幾個禮拜后,她就坐在我后車座上,我載她回家了。我喜歡她寫的東西,我讓她給我寫情書。她就每周寫一封,挑好信紙,挑好信封,給我。一開始我還看,后來快高考了,積了好多沒看。當然,還有其他女生塞給我的小紙條,情書,我真沒空
  一早就想到我會考上想考的大學。完全沒有懸念??纪暝囄野謳胰グ拈T出差。也算是慶祝我成年。我覺得我和女會計做完之后就算成年了。我爸當然不知道。我和高一女友說,我要去澳門玩幾天,她說澳門是什么樣的,我說我帶照片回來給你。后來在澳門的時候,我真的認真拍照片,回去的時候也給她帶了蛋撻。一下飛機我就去了她家樓下,她之前沒吃過蛋撻,蛋撻還有點溫乎,我能感覺到她的開心。我問,你家有人么?她家沒人。然后我們就去了她家。她滿屋子都是獎狀,還有一架鋼琴。我讓她彈兩首曲子聽。于是她彈了一首很好聽的曲子。幾年后我才知道那首曲子他媽叫卡農。
  我和她一起坐在椅子上,她彈完了以后我握住她的手,她又轉而握住我的手,去按琴鍵,do do so so la la so......我吻了她,然后我們就在鋼琴旁邊的地板上做了。她是我第二個女人。因為血流了一地,她也覺得疼,流著眼淚把我胳膊抓青了。我把她抱到琴凳上,然后跪在地上把血擦干凈。當時我們都很滿足。
  那整個暑假,我們都用來做愛了。我發現,和她做愛,跟和女會計做愛,真的不一樣。我還記得第一次和女會計做的時候,是她把我褲子脫了,還用手握住了我**??墒俏业母咭恍∨?,永遠都是害羞的樣子,等著我把她的內衣脫了,內褲脫了。她胸真大,真軟,我每次都把頭埋在她胸口聽她心跳。我覺得很有意思。我問她會不會一只手解開內衣,她說女生都是這樣的呀。于是我就和她練習,后來我也會一只手解開女人的內衣了。
  女人們,你們一定也遇到過會嫻熟的一只手解開你內衣的男人,相信我,他一定在女人身上練過。
  我和她做愛,到最后越做越嫻熟,姿勢也慢慢多了起來,我剛開始覺得漸入佳境的時候,她懷孕了。她哭得死去活來,我也大腦空白一整晚。后來我說,你跟你媽說要和同學去周莊玩一周。然后我帶她在很好的酒店開了一周的房,帶她做了手術。我沒想到做手術的時候她大出血。醫生跑過來和我說她大出血,要輸血,有可能會死,問我她的監護人在哪。我知道必須要把她媽媽找來了。如果她就死在手術臺上怎么辦?我在出租車上,很害怕她隨時就有可能死了,第一次覺得我舍不得她,如果她康復的話,我想我會娶她。我在車上渾身發抖,在她家門口和她媽媽說了這一切,她媽什么話也沒說就去了醫院。
  后來當然是,她沒死。我爸帶我去她家請罪。我沒想到我爸會和她媽說我們給你錢?! ∥耶敃r覺得他簡直就他媽的不可理喻,我說我以后要和她結婚。她媽媽冷冷瞪了我一眼說你別想了。我不再被允許見她。一直到上大學。我沒見過她。大一過后,我和爸爸說不想繼續呆在這里了。于是出了國。
  剛出國的時候,人生地不熟,覺得人生簡直他媽低落到了極點。住在一間離市中心學校有點遠的house里,房東酗酒,沒錢買酒的時候就喝兩美金一大瓶的料酒。我很可憐他。那時候我對女人沒有任何心思,一心看書,我發現對相機感興趣,就研究相機;對電子產品感興趣,就研究電子產品;喜歡聽黑膠,就開始研究唱機;喝咖啡上了癮,就研究咖啡,抽煙上了癮,就研究煙;喝酒喝得開心,就研究酒。只要不是女人。后來我買了太多的東西,屋子里裝不下了,就搬去了市中心,買了一間公寓,裝修成喜歡的樣子。裝修的時候買了拍立得,一開始是為了提醒自己裝修的時候的進程。那時候真你妹的開心。慢慢的,又開始發現,身邊那么多女人,還是像高中的時候的那些姑娘們一樣喜歡我。只不過我忽視了她們那么久。是時候過回正常的日子了
  我不得不說一句實話,物質到了一定程度,把妹就不再是問題,可是問題是,傻逼要在女人身上砸很多錢才能泡上妹子,而**的呢,就不需要花什么錢了。
  我看上一個學藝術史的姑娘,腰細頭發長,男人看了就想上的樣子。為了泡妹子,我去圖書館借了一些A history of art一類的書,試著讀了一下,每每讀完一頁就會睡著??墒沁^目不忘是天生的。我跑去她上課的教室,坐她身后,給她寫了張紙條,問她是否覺得perspective抑制了畫家的想象力。她回了我的紙條,問我,什么是perspective?老子傻了,以為妞一副清高的樣子,一定很**,結果竟然沒什么意思,于是就換了個策略,直接告訴她,我想帶你去湖邊吃飯,下課來停車場找我?! ∥抑浪欢〞フ椅?,也知道她今晚就會睡在我床上。吃完飯我帶她回家,她說你家真好看。鞋柜頂上我貼了周旋的海報,她說畫上的女人好美啊。我說她唱歌的時候更美,她說,她是唱歌的???老子又傻了。妞實在是沒什么意思。我在酒柜里選來選去,實在不想和她浪費一瓶好酒,就開了瓶冰酒。冰酒太甜,一次買了兩瓶,還苦于不知道如何處理另外一瓶,女人一般都喜歡甜的酒,正好適合今晚。喝得差不多,我靠在沙發上,她站在落地窗前看夜景,我說,把衣服脫了,她說不要,我說,那我送你回家吧,天晚了。她以為我生氣了,就走到我身邊開始吻我。我轉身去倒酒,又讓她把衣服脫了。這次她乖乖的脫了衣服。不得不承認,她的長頭發搭在胸前的樣子很美。于是我給她拍了照。
  但是妹子沒腦子,大家玩著沒意思。沒兩次我就不再對她感興趣了。
  后來大學的幾年里,又經歷了不少妹子。有些眨眼就忘了長相,有些做了短期的**,有兩個長期的**,到最后都要求戀愛,搬到我家來住。我問她們,是不是愿意給我洗內褲和襪子,她們愿意;是不是愿意給我做飯,她們愿意;是不是愿意代替鐘點工清潔屋子,她們愿意;是不是愿意在我忙別的的時候不打擾我,她們愿意;是不是愿意分享屎尿屁,她們愿意;是不是愿意忍受時間久了以后變的沒新意而且很有可能一個月才兩三次的性愛,她們說不介意,只要和我在一起??墒侵攸c是,如果我愛你,我不會忍心讓你為我洗內褲襪子刷完做飯打掃屋子,如果我愛你,我不會對你的身體失去興趣。
  不是我不樂意給你們承諾一段關系,可能妹子不懂,這種不負責任就是我能對你做的最負責的一件事。
  老早就想吃foie gras,除了擔擔面,這是我最喜歡吃的東西。提前好久在一家餐廳訂到了A級的全肝,鵝肝被烹調前chef會先拿上來給你檢查一下它的狀況,我看到那只鵝肝就想到了楊玉環,豐腴美好,通體見不到血絲,完美無缺?! ≌嫠麐屚昝?。因為不需要特殊的烹飪,要用比較低的溫度保持它的風味,不一會它就上了桌。還沒下口,就收到一條短信,我到現在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個女人發來的。她說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吧,我得了性病。
  靠。
  靠。
  靠!
  還好經過高中女友懷孕的事情以后,老子永遠帶套
  不得不說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對我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因為她短信里沒告訴我,究竟是哪種性病,我問她,什么病,她沒回短信。我想,HIV也是有可能的。等體檢結果那陣子我又開始了對女人失去興趣的跡象,甚至對整個人生都有了全新的思考。我當時覺得這算是我的懲罰吧。我開始去健身房,注意飲食,不再吃會有很多防腐劑和色素還有不新鮮的食品,好比說罐頭和飲料。曾經我很喜歡吃魚罐頭的,也很喜歡各種飲料。我總覺得自己養活了很多家飲料廠。真是傻逼一個。于是我開始自己做可樂,自己做各種曾經喜歡喝的飲料。我甚至覺得應該自己種菜,自己養牛羊雞。于是后來在鄉下買了一個農場,不過最后還是沒能養牛羊,因為執照的問題,實在是復雜。我曾經喜歡抽草,從那陣子開始,也不再抽草了。開始抽雪茄,總安慰自己這樣就拯救了肺。
  最后結果出來了,很安全??赐杲Y果那瞬間,真他媽感謝人生。然后我定了回國的機票,覺得應該陪一下自己的老爸。
  出國以后,那是我第一次回國。6年有了吧?;丶业穆飞衔乙呀浲耆徽J識這個城市了。一切都變得莫名其妙。其實兩年前我爸中了一次風,沒告訴我。我一直覺得我還在為他當年想用錢解決那件事情而生氣,可是進家門一看到他,滿頭灰白相間的頭發,松弛了的皮膚,甚至還拄了個拐杖,我真想哭。我跪在地上哭的起不來。我知道他也一定老淚縱橫。( 情話短信 www.529847.live )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在國外覺得自己很凄慘,放縱自己和煙酒葉子女人作伴,fuck my life的時候,我爸在干什么?! 「鼪]想過,自己一擲千金裝修買車吃喝玩樂的時候,他為這些錢付出了怎樣的勞動,消耗了多少的心力和體力。從小到大,我沒見過母親,只見過他無數的女友,雖說家里只有我們兩個男人,但是卻說不上相依為命,因為他并不會照顧我,我永遠自己照顧自己。我打碎過他珍藏很久的一瓶威士忌,他把我從樓上打到樓下??墒钱敵踔邪嘀魅魏退f我在課上反駁老師很沒禮貌的時候,他卻和班主任說他覺得我完全有道理去反駁那個老師。
  我扶他站起來,才發現他在家里的樓梯上安了升降椅。原來他連樓梯都走不動了。
  他帶我出去吃飯,我知道他是要給我介紹對象。很煩,但是看見他對著對方家長努力挺直胸板一手拍打著我后背,說這是我兒子,十分驕傲的樣子,我又沒了脾氣。這個女人,在美國讀大學,回來放暑假。
  我看女人,先看臉,再看腰,然后看腿,胸可大可小。臉長得好可以彌補一切,只要不是太糟糕的身材,就行。這個女人,臉上只有一點可取,就是眉毛美。身材只有一點可取,就是屁股翹。深交以后才發現,鎖骨性感。我想,既然我爸高興,我也可以接受,那就試著交往。
  我單獨約她出來吃飯,我覺得和女人吃飯,一定要一起吃一次辣火鍋,看她流鼻涕的樣子美不美,然后一起吃一次意大利面,看她吃面的樣子美不美,再就一起吃一次烤肉串,看她齜牙咧嘴的樣子美不美。我問她,吃什么,她說吃意大利面。我幾年沒回國,早都不知道哪里的菜好吃,但是又不想第一次吃飯就很沒主見的樣子。很保險的一招就是去五星級酒店的餐廳,一般人吃不出好壞,裝修總不會差勁。所以我帶她去了Grand Hyatt. 還好,她沒有用牙齒切斷面條......看她用勺子抵著叉子把面卷起來的瞬間,我覺得,行吧,可以交往的。
  既然決定要交往,那么我覺得三個月之內不能上床。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我不想讓姑娘覺得她自己是個很隨便的人,我不想讓她看輕自己,覺得我這么快就和他做了,他一定不珍惜我了。雖說在我眼里,一小時就做了和一年才做,沒什么差別。
  在國內這幾個月,我們基本每周都會見幾次面。恰逢奧運搞建設,好他媽像大躍進,我和她走街串巷,多少個城市,都只有一個感覺:奧運要到了,可是干我屁事。抬頭低頭就是奧運,好屌煩。
  這是插曲。
  當然,我也不是什么老實的好鳥,我承認。我可以三個月不和這個姑娘上床,但是我不會三個月不上床。期間和大一國內讀大學的時候交到的一個朋友吃飯,他混得很好,帶來了幾個美妹子。真美,經得起細看,也經得起近看,但是就他媽經不起摸,抓大了勁怕胸會爆,親大了勁怕把人家鼻子弄歪了。我也不了解行情,原來都是些二線的演員,走街上老百姓能叫上名字那種。我不識貨,一個不認識。
  近水樓臺先得月,我準備下手左手邊的妹子,是誰我就不說了。朋友帶了兩瓶酒,一瓶Krug的,一瓶Paraduxx. 后者是90年代興起的napa酒莊,酒標上的兩只鴛鴦讓它的瓶子比Krug更加吸引視線??此矚g,我就給她倒了這瓶,她像模像樣的握住杯子晃了晃,聞了聞,喝了一口,我估計她直接咽進了肚子。她說還不錯啊,果香很濃,還有堅果的香氣,我覺得是黑皮諾吧。哈哈,女人有時候很可愛,黑皮諾和長相思可以分不出來,但是至少裝出個樣子。我覺得這妞有點意思,釣凱子調出了點小小的水平。我說,我們別和他們吃飯了,我帶你去吃爆肚好不好。于是我倆趁著菜還沒上桌就走了。
  我帶她去了小時候常去的一家小吃店,一看,竟然變成了電信營業廳?! ∥矣悬c恍惚。我問她餓不餓,她不餓,我也不想吃飯了。然后我隨便亂轉,走到離市區很遠的地方,找了個很大的停車場,停在一個角落里。我問她,愿不愿意給我講講她小時候的故事,她說她從小就學民族舞,因為長得有點高,總是做領舞,后來有一次把腳腕子扭了,就再也跳不起來了。但是還是每天練練基本功,壓壓腿拉拉筋就當健身。我說我從小就騎單車健身,所以腿型好,而且老子的單車沒剎車,成天拿腳后跟剎車,小腿肌肉更健壯了。她笑著說,我不信你腿型比我好,我說那我沒見過怎么知道。于是她就把腿搭在方向盤上。確實是美腿,不像芭蕾舞演員一樣肌肉健碩,我把她的高跟鞋脫了,發現她的腳趾竟然也很美。我看了看表,才九點多。九點多就打炮,有點早。于是從車后邊的小冰箱里拿了兩瓶啤酒,我說,咱倆看會星星,打開車頂。她有點震驚,以為我不準備和她干什么呢,可是她裝的很淡定。但是爺看多了女人,我都能估出來妞內褲濕到了什么程度。然后我聽她講了最近上映的電影,她說本來有幾部戲可以上的,但是錢沒到位。話外有話的一些話唄。我問她是不是導演和制片都能隨便睡呢,如果是的話我也要進你們圈。她說你們這些人凈把我們娛樂圈想的這么壞。我問她什么叫壞,她說你就挺壞的,我說我又不是王晶。這么你一言我一語,瞎扯淡到將近12點,喝了快一打啤酒,然后我找了很久,找到一張諾拉瓊斯的碟,她說她喜歡,我說一般吧,但是你喜歡的我現在就喜歡。于是我們聽著諾拉瓊斯,就做了。
  不知道別的男人怎么想??傊矣X得在做的過程中,如果她問“你愛不愛我”,我就會覺得很掃興。我當然會回答“我愛你”,但是這他媽就是條件反射。
  做到一半她竟然問我這個問題,于是我就條件反射了一下。不過這并沒影響什么,她跳舞,身子軟,我那輛挺小的車咱也玩轉了,雖說因為我不確定她的胸是真是假,所以沒怎么揉搓...話說回來,車震,SUV永遠是首選?! ∽鐾炅艘院?,我還惦記著剛才那個問題。我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要不然不太好。我說,剛才我說我愛你,還記得么?她笑著說,哈,我就是隨口一問啊,然后拉著我的手,說不如去吃宵夜吧?我他媽當時就傻逼了。不過這也很好,避免了我尷尬的解釋。我覺得妞還是挺聰明的。估計是生活所迫吧。我覺得這是一份很心酸的小聰明。后來我們去喝了粥,她又說想喝奶茶,于是又帶她找了很多條街,買了杯奶茶。我沒準備留她電話,沒什么必要??墒撬龁栁椅业氖謾C,那怎么辦呢?這樣的情況下,只好把我的手機給她,我說,把你號碼給我吧,于是她留了號碼,我說,那有機會再聯系吧。她問我什么時候叫有機會,我和她說,你猜嘛,然后就把門上的鎖打開了,我覺得她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然后我們沒再聯系。
  回歸正軌。我決定交往的那個女人,她快開學了。我爸說你一定得送人家回美國,一路幫人家拎箱子然后照顧一陣子。所以我就送她回了加州。
  她住學校宿舍,我在宿舍幫她收拾行李,鋪床單。我說你的墻太單調了吧,于是我們去買東西裝飾墻壁。她說買海報,我說什么年代了還用海報貼墻。于是給她買了兩塊藍色的天鵝絨,弄成了一個小窗簾的樣子,中間給她訂了一個圓形的鏡子。她很喜歡,說怎么從來沒想過這么裝飾屋子。然后我從她身后抱著她,在鏡子里看著她的臉變得通紅。那天我們第一次做愛。我真沒想到她還是處。我真不喜歡處。因為沒辦法盡情享受做愛的樂趣。她們只會很疼,抱緊你,然后就無法動彈,怕弄疼對方,還得輕輕的。但是既然她是,那我就認了。剛鋪好的床單我又給拆了,拿去廁所洗。
  我想起來高三畢業那次,跪在地上擦掉那時候女友流出來的血。我想起來她當時彈的卡農,并不是有心的,但是回憶就是這么涌到腦子里,有時候做著相似的事情就會想起來。我估計我想得很認真,因為她站在我旁邊我也沒發現。她說,你洗東西的樣子好認真啊。她不知道,我腦子里想的是什么。
  我在加州陪了她半個月,然后回了溫哥華。
  從西南邊的城市搬來溫哥華的時候,總抱著很好的幻想,覺得這里環境濕潤,不像之前的城市那么干燥,而且遠離了之前的大學,沒什么認識的姑娘。這點讓我很輕松。我準備在這邊找個工作,至少可以自己供之前買的那個farm. 可是結果是每天關節疼??赡苷娌贿m合靠海居住。 所以沒住幾個月又回到了之前的城市。
  這幾個月里,我和她固定聯系著。她想我了我周末就飛去加州找她,然后周一回來。
  在溫哥華的時候我總是去一家中餐館吃燒烤,因為那家店有一個漂亮的女服務員。她是個大學生。我們后來混熟了,我發現她不只在這家餐館打工,還在另一家茶店做臺面。每周七天都在打工,其中三天還要上學。我當年讀書的時候也打過黑工。真不是裝逼。做留學生如果沒份工作真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一開始沒錢申請工做許可的話,就只能打黑工了。我沒申請許可,說實話是因為懶。我那時候和一個朋友一起在一家香港人開的茶店做吧臺,調調飲料什么的,看看美女什么的。泡了好幾個客人之后被老板開了。
  跑題了。
  這個姑娘,很漂亮。怎么說呢,漂亮的很風騷。每一個不留神的細小動作都透露出一股子風騷的勁頭。我真他媽覺得人生不公。為什么這么漂亮的妞要干這么粗重的活?每次買單付小費之后我都會單獨給她小費。因為她說賬單上的小費老板不會給她這種新員工。后來我接她下班,她總是收夜,弄到兩點多才能回家。
  我知道女人不會喜歡這種看上去就風騷的同類。威脅性太大。但是老子真他媽喜歡這種女人。這種感覺就跟喝伏特加一樣,一口下去直接燒到腸子的感覺。她的手因為端盤子變得粗糙,于是我不讓她去餐館打工了,給她租了個好的公寓,所以她不用擔心房租了?! ∥蚁朕k法讓她的手變得柔軟一點。于是找了很多方法,后來發現小蘇打水真的有用,我每天用溫的小蘇打水給她泡手,泡了幾個禮拜,真的變得很嫩。她握住我**的時候,我就像掉進了溫柔鄉。
  我給她租房子之前那晚,告訴她我有一個女朋友,等她畢業了就結婚。她說那就是你們已經訂婚了是吧。我說什么叫訂婚,因為我真不懂為什么會有訂婚這種事情。和訂貨是一個性質么?但是說白了,結婚也就是和商品買賣一個性質的東西。那時候我投資給一個朋友做服裝。每次都見她下單之前分析很多東西,什么款式,質地,舒適性,能流行多久,有沒有收藏價值,是否符合客人的心理什么的。這和婚姻有什么不同?挑一個自己合適的衣服,三天兩頭穿著新鮮,新鮮之后束之高閣,很可能繼續尋找別的新鮮貨色,但是這件衣服卻永遠不準備扔。扔了干嘛?放那唄,偶爾也能穿穿呢,可能有一天懶得找新衣服了,就得靠這件老衣服遮體保暖了。我就經歷了這樣的婚姻。不敢說別人的婚姻是什么情況,總之我認為婚姻完全是和經濟保障還有理性掛鉤的,愛情只是借口和引子,甚至可有可無。
  又他媽跑題了。說道那晚,我說我要和別的人結婚,她說那你找我干嘛。我說我喜歡你一股子騷勁。她打了我一巴掌。我看她眼里有屈辱的淚水。我說話還沒說完呢,我不想讓你在那些地方吃苦受累。這都是我真心的想法。我想抱著她,她想掙扎開。我只能和她說對不起,我說對不起,我想對你好,可是我能做的又只有這么多。后來我估計她想通了吧,況且我對她真的很好,又真的不好。
  給她租了房子之后,偶爾去她那過一兩夜,她又提出大家一起住,我說你別逗了。我晚上睡覺磨牙打嗝放屁打鼾呢。她又表示不介意。借此我問姑娘們一句,是不是愛一個男人的時候,女人都變成了圣母?老子尿尿抖個腿妞都覺得我帥,看來是我真帥吧。久而久之這事兒就不再提了。我放棄了找工作,因為浪蕩久了實在沒心思坐辦公室。閑著在家沒事我又開始自己找樂子。
  她說喜歡吃提拉米蘇,(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歡是不是?)我就研究了一下怎么做提拉米蘇。一開始真的很失敗,可是每一次失敗的作品她都開心的吃下去,真讓我窩心。老子就不信這個邪了,我在我自己家里研究,又幾乎吃遍了全溫哥華的提拉米蘇,后來發現是自己意式糖霜做的不好,太久沒壓粉了espresso更是做的沒臉見人,crema簡直他妹的比蚊帳還薄。后來做意式糖霜的時候燙了兩次手,用了Remy MartinVSOP, 壓了不下50杯espresso,暗罵自己傻逼,什么**小事都做不好之后,老子終于做出了一個完美的提拉米蘇。搗鼓了一個禮拜也沒和她聯系。。。我把提拉米蘇送到她家去,她在溫書準備考試。我說爺給你帶來了全世界最好吃的提拉米蘇。她就看著,還沒入口,就哭了,說我還以為你這輩子也不準備理我了。我覺得,難道又到了該分開的時候了么
  我覺得溫哥華沒什么意思了。不知道有沒有人看過《別了溫哥華》? 臨走前我去那個碼頭逛了逛,天好他媽的陰。我忽然發覺,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或者一段時光讓我懷念,我反而更懷念剛出國的時候沒命研究喜歡的東西那陣子,和物件作伴的日子。好他媽可悲。
  高中女友那幾封沒來得及看的情書我還放在家里,想保持一份神秘感,或者是,希望留到某個特殊的時候去看?,F在我忽然很想看。所以馬上飛到了上大學的城市,回到了我精心裝修的家,媽逼翻遍了箱子也沒找到,原來是我隨手帶回中國了,卻忘了帶回來。我喜歡隨身帶東西的習慣不知道哪來的。只好打開那個裝買了拍立得的箱子,看著這些裸體的姑娘,各有各的美。我們享受過彼此,又離開了對方。我真的少有一段照著我設想而發展的感情最后變壞的回憶。除了高中那次,和這次。我看著溫哥華那個妹子的照片,才想起來我還沒告訴她我走了?! ∮谑墙o她發了個短信,說我走了,不回來了。我沒告訴她我知道她做小姐的事情,本來她已經放低了自尊,我沒什么理由再把它踩兩腳,而且我知道她愛我??墒菒畚矣帜茉鯓?。
  我把她的房租續了四年,房東不是很樂意,說誰知道以后房價會不會漲?所以我基本上是用了可以買下房子的價錢。估計能一直維持到她大學畢業找到工作。
  沒錯,后來老子結了婚。有生以來第一次和一個女人住在了一起。我們的家長都很開心,帶著一群親戚來這邊給我們慶祝了一番,我們浩浩蕩蕩一群人去了趟加勒比海租了個小島。表白的話
  晚上,我看她在鏡子前梳頭發,她叫了聲老公,我沒反應過來。她說,老公,幫我把夾子拿來,老公!我這才反應過來。我看外面天氣很好,月亮照亮了整個海灘。我把她拉到小船上劃到海里,海面很平靜,就我和她在一起。她問我是不是以后只愛她一個人,我說以后的事情誰知道呢,潑了一潑海水,海面蕩起漣漪。她把浴袍滑下來,露出迷人的鎖骨和不是很圓潤的胸脯,趁著月光也很美。我想我愛這個女人。我愿意給她一個家。我們在小船上做了兩次。很久沒有不戴套做愛,那種解放的感覺,實在太爽了。
  既然結婚了,我就收心了。沾花惹草的事情不做了。
  哈哈哈哈,老子就開始上豆瓣了
  親戚一直說我倆生的小孩一定很好看。囑咐我們趕緊生。我是對孩子沒什么興趣的。我覺得兩個人過日子很好。而且我覺得我不會成為孩子的榜樣。我覺得做父母,就他媽得做榜樣。我爸花,我也花,難道不是么。
  我帶她回家。她看了玄關處周旋的照片,覺得不太好,晚上如果她自己在家會害怕。她也不是很喜歡我買那些純色純棉的床單被罩,于是我們換了一些格子的和帶暗花的(在我的堅持下,折中了一點,沒買她想要的彩色大花啊什么的?! 。┧膊皇呛芟矚g我那些黑膠,于是我弄了個暗柜,放了進去。她問我,床和沙發有沒有別的女人睡過,我說有,于是又全換了新的。連毛巾都換了。她看到我那個lv的方形旅行箱,問我是啥,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裝沒聽到,去酒柜里拿了瓶紅酒,說什么?沒聽到。她又問了一遍,我才說,哦,書信材料什么的。她說那沒什么用我就放到儲藏室了。我說你放進去吧。她把箱子放在了很深的角落里。我倒了兩杯酒,在唱機上放了一張Queen的簽名碟。那張碟我在一個資深粉的家門口賴了三天她才賣給我。我很喜歡Bicycle Race這首歌,每次聽到一開頭那幾句I want to ride my bicycle就想到騎單車往死里飛奔的感覺。結婚以后我又買了幾輛單車,都把剎車給拆了。
  結婚以后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宅在家里,聽碟喝酒抽雪茄上豆瓣看電影。出門不是去圖書館找書就是去買各種食物和東西,和老婆研究好吃的。
  我的工作屬于在家打電話就搞定的類型。但是我不希望老婆沒事做,還好她有主見,主動要求工作。于是我讓她考了個駕照,以后方便上班。后來為了買車的事情小吵了一架。女人都喜歡些什么mini cooper一類的虛有其表的傻逼車。我覺得女人開車就他媽是件危險的事情,所以我堅持給她買了一輛沃爾沃的suv。她很不開心。我陪她練車,每每變道她都不自覺踩剎車,有人減速變道的么?我說真他媽該給你請司機,連車都開不好你還能干嗎?她竟然一摔車門走了??墒俏一氐郊矣职l現她準備了一桌子菜。結婚以后我倆一起下廚房,做的都還不錯。她說她錯了。于是我給她請了個司機。
  安穩日子過久了,慢慢就膩了。真是完全沒什么意外。
  就像我之前說的,她容忍我一切的壞習慣,我也為了她改變了很多很多?! Q做是從前的任何一個妹子,如果我這樣對她們,她們一定感動的跪了。雖說我會給女朋友剪指甲,給她們洗頭發,甚至縫扣子,但是我絕對不會為了任何一個女人而將就。好比說,我不喜歡吃包子,那就覺得不會陪女人去吃包子餃子一類的玩意??墒俏依掀畔矚g吃鍋貼,我他媽竟然開始吃鍋貼,而且研究出了做出好鍋貼的方法。再好比說,做愛的時候我喜歡讓妹子給我**,大部分情況下她們都愿意,而不愿意的妹子我們也就沒第二次了。我老婆還真不好這口,她說,除非每次你都給我**。我覺得這有道理,于是我也開始考慮她的感受,給她**了。不過日子一久,總覺得他媽的自己**的本性又他媽跑出來了。
  有一天我一進家門,回到房間,發現她上廁所看著雜志,沒關門,穿著一身睡衣,頭發凌亂。我忽然就覺得我很有可能陽痿了。我上豆瓣,發了個帖子,問,你們看到老婆上廁所不關門會怎樣?
  我估計那時候網民都還老實,好幾個人說,都過日子了,沒辦法的事,什么過日子不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我已經盡很大力去淡化柴米油鹽醬醋茶對我生活的影響。我家廚房裝修的本來就很好,鍋碗瓢盆兩套換著用,所有器具都他媽買全了,還買了兩個冰箱,一個放食物,一個給她放化妝品。只要我倆有誰不想做飯,或者說不想用心做飯,我們就下館子,我絕對不會為了做一頓飯而湊合著吃,衛生我也不讓她打掃。
  我就他媽希望自己老婆輕松整潔精致。
  過日子。
  好他娘溫馨浪漫的小字眼啊我操過日子!
  老子一瞬間就覺得受夠了。
  一瞬間。
  我農場里的產品開始在一些有機食品店和butcher銷售。我說要去農場住兩天,考察工作。畢竟是請人在經營。我收拾了行李,翻出了那個寶貝箱子,去農場住了兩個禮拜?! ∥乙餐耸怯行倪€是無意,我沒帶手機。反正結婚這么長時間來,沒做什么泡妞打炮的事情,手機從來沒有秘密,她看我沒帶手機,很著急,但是也純粹是擔心,我倆之間的信任還是很牢固的。 她上msn問我情況怎樣,什么時候回來什么的。我倆兩個禮拜就講了幾十句話吧。我說,常讓司機帶你去買菜,不要買一堆放冰箱里不新鮮,買我們農場的菜和蛋,試一下味道。她很開心。
  在農場這兩周,我基本上就泡豆瓣上了。一開始純粹是為了記錄書和碟,后來才發現,小組的樂趣。
  我加了一個小組(后來被解散了)。組里經常有人發hi文,我很喜歡看,也試著寫過,可是老子不太會裝文藝,寫了也大多是操啊射啊什么的,沒人看。后來我就安靜的看。我覺得些hi文的,才真正的能觸到內心。因為性取向和偏好是日常交往中看不出來的,在這個組,我覺得看到了最真誠的想法。
  我在這個組里認識了一個男人,在香港。他總寫一些少男被強暴的文章。我看得很不是滋味。我想從他的主頁了解點什么,可是什么也沒有,沒有看過的書,沒有看過的電影也沒有聽過的音樂。他只加了幾個小組??傇谶@個小組發帖。我跟他帖子很久。我發豆油問他為什么總想這些事情。他不搭理我,可是我很鍥而不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第一次很失敗的緣故。我問了他很久很久。他終于開始和我說,他小時候做錯事,被他父親抽打下體的事情。他覺得如果他能在小說里把那些少男都虐待個遍,就能克服每晚都做自己被打的噩夢。我從來不知道世上有這樣的人生。他也是我見的第一個豆友。后來我去香港出差,約他見了一面。他真是典型的男方男人,瘦小,戴了大眼鏡,穿著牛仔褲帆布鞋卻背了個公文包。他竟然帶我去粉嶺那帶找東西吃,他說他從小在那里長大。我記得很小的時候和我爸來香港,印象中的香港總是中環的高樓大廈。我們吃了很多路邊小吃,誰也沒提那些文章。
  我一開頭就要說的情人,也是豆瓣上認識的。不過是在其她的幾個姑娘之后了
  我在豆瓣上傳了幾張照片,什么騎馬的,抽煙喝酒的,還有一張大學畢業舞會的照片。畢業舞會,穿的帥是必須的,不然哪個妞和你跳舞?慢慢的照片開始收到組里一些人的評論,什么好帥啊之類的。這些我聽多了的話,覺得沒什么意思。有一個姑娘發了封豆油給我,問我照片是你么,我說要不你來見見?她說好啊,可是一看她相冊我就癟了。我說我不在國內,對不起了妹子。她說我耍她,在組里公布了豆油。就是因為妹子公布了豆油,和我在同一個城市的妹子看到了(大號怎么能寫是在哪個城市呢親?。?。于是我和另外一個妹子見了面。
  這個妞是學生。確切的說是學妹。戴個黑框,老老實實白白嫩嫩的。我說你才幾歲啊竟然上這種組。她也不好意思說話。她說她不怎么上豆瓣,完全是因為她前男友推薦的。我覺得妞太嫩不好下手。畢竟結婚了,一夜情玩玩就算了,我不想有個癡情的女人做我小三。我真沒心思去照顧小三。于是我準備只是帶她吃個飯好了。不過我這人吧,吃飯就想喝酒。點了瓶香檳,我喝了大部分,她只喝了一杯就醉倒了。我也不知道她住哪??!這不是逼我開房么!
  我只好開了房,我操,真是迫不得已。
  在此我奉勸女生,你們出門喝酒真他媽得悠著,不是每個男人都和我一樣的好嗎?干你戴套還好,總有男人喜歡不戴套,干完了走人你說你是不是傻逼了。
  我開了個房,讓她睡覺。今晚和老婆說了不回去的。我看電視。她睡得很熟,可是六點多就醒了。一臉迷惑不知道自己在哪。我看著覺得好玩,就想嚇唬嚇唬她,把她按到床上說我們做愛好不好?她緊張得很完全不知所措。我伸手去解她扣子,她輕輕地念叨別呀不好。我說可是現在不是你說了算呀,誰讓你喝多了被我帶到酒店來呢?我還說我不準備戴避孕套,你給我生個孩子吧?! ∷龂槈牧硕伎炜蘖?。我看著就笑了。起身拍拍屁股說你趕緊起來吧,你這德性我還真硬不起來。后來她注銷了豆瓣。我估計她這輩子都不敢見網友了。
  后來我加了國內的同城小組。因為我在的城市那時候的確沒什么人玩豆瓣。那個組我不說,估計有人能猜到。
  那年我爸死了。我回國辦喪事。沒讓老婆回去。我很難過,可是她在我身邊完全沒辦法對我產生安慰。我就這么一個親人。只有我爸??墒撬谷辉谖疫€在飛機上的時候死了。
  可在葬禮上我見到了很多沒見過的親戚。別想多了,露個臉社交而已。我爸葬在我媽的墓旁邊。我忽然覺得其實我有深愛的兩個人。我沒見過的媽,我也是愛著的。我給我爸選了很帥的遺像。我覺得我該做點什么,很想做點什么,卻他媽想不起來。
  我回到家,看到我爸的拖鞋,他的老花鏡,放在庫房里的我小時候的各種課本作業本,他竟然沒扔。還有那個樓梯上可笑的升降椅。
  真他媽,哭抽了過去。
  《生命的悲劇意識》這本書。書名如此裝逼,真他媽是逼人圣經。如果你們現在去豆瓣讀書上搜,會看到簡介里是這樣寫的:
  如果我們沒有經歷或多或少的苦難,我們又如何知道我們的存在? 除了受難而外,我們又如何能轉向自己而獲取到深思的意識呢? 我們享樂的時刻,我們忘記了自己,忘記了我們的存在;這時候,我們變成為另外的一個人,一個陌生的存在體,我們隔離了自己。惟有藉著受難,我們再一度成為自己的中心,我們再回到自己。這是我爸臨死前看的書。我翻到他看的那一頁,他用英文在空白的地方注了一條,here it is, eventually. 我怎么看也和內容不搭邊。我不知道這是他很久以前寫的,還是最近寫的。
  我知道書房里面那個茶幾的第二層抽屜里有葉子?! 〔贿^上了鎖,我不知道鑰匙在哪。我去廚房拿了把刀,給敲開了。戒了好幾年了,我當時沒什么別的想法, 就他媽想飛兩口葉子。我估計我爸很久沒動這東西了,因為盒子上有點小灰塵。在抽屜里都落灰,那得是多久了。我跪在地上卷葉子,我估計樣子像個鬼。后來猛扎了一口。
  這么長一段時間以來,第一次覺得自己獲救了。我想,如果那個抽屜里不是葉子,是豬肉,我也扎進去了。
  我們享樂的時刻,我們忘記了自己,忘記了我們的存在;這時候,我們變成為另外的一個人,一個陌生的存在體,我們隔離了自己。
  我覺得這句話錯了。我覺得享樂的時候我才是自己,真的存在,因為存在需要有意義來支撐。老子他媽痛苦的時候,覺得生活完全無意義,這是哪門子的存在?
  好幾天沒上豆瓣,一登錄就然發現好幾個曖昧著玩的妞回了豆油。因為有幾個妞,有的選,所以我就一個個的看相冊。有幾個是神p,有兩個還行,但是日志內容很傻比。有一個寫的評論有點意思,但是人長得就安全了點。我給日志傻逼的美女回了豆油,說去吃炸海星吧,決定看誰先回就和誰玩了。結果接到老婆的電話,說想我了,不知道我過得怎樣。我才發現,這次回國到現在我只想起來給她打過一次電話。我說挺好的啊,我玩呢。她說你玩什么呢啊,我說泡妞呢啊,她說你沒問題吧?我說我有問題。她說我也覺得你有問題。我說那行吧,回去再說,就給掛了。
  我去學校宿舍接了妞,她問我為什么吃炸海星,我還真不知道為什么吃炸海星。我就問她,見了我開心么?她說開心啊。我說開心就好,我也挺開心的。我買了一箱啤酒,和她坐路邊開始邊吃邊喝。妞很能喝。我也覺得特新鮮,畢竟坐路邊喝酒這事兒我多少年沒干過了。后來我們又換了地方繼續喝。爺靈機一動回家換了輛車,大的越野。因為我既不想過夜,又不想看她第二天起來妝花了的樣子。畢竟一夜情么,留個好印象。
  我們去酒吧喝,喝著喝著就喝出了一桌人。不認識的。我發覺國內的妞比國外狂野多了。如果我在國外的club抱著個妞就親,搞不好被刪一巴掌??墒俏矣H遍了一桌子妞,她們都很樂意。我估計都他媽喝高了吧。我一般喝不醉,今晚竟然喝醉了,身子醉了,腦子還沒醉。好屌難受。我在街邊吐生死,膽汁都他媽出來了。我問妹子會不會開車,讓她載我們去酒店。她說她會,我們就走了,沒想到走的不是我倆,還有另外倆妹子,哪來的我都不知道??傊覀兯膫€開了房。
  我也曾經幻想很多妞和我一起做,一個給我**趾,一個**,一個舔乳頭,然后看著另一個在旁邊自慰。別無所求了好吧??墒俏疫M門就倒在沙發上了。后來強忍著起來洗了個澡,吐成那樣不洗澡我是打死也不能干別的。出來以后發現一個妞睡死過去了。另外兩個清醒了很多,玩手機什么的。我的豆友就是睡死過去那個。我問另外倆妞,今晚想怎么過。有個妞說你想怎么過嘛。我說我想***倆啊怎么辦。我抽了根煙,終于清醒了很多。她說,怎么你長得這么斯文,說話這么粗俗呢。實在沒辦法,老子就這鬼德行。后來我們三個做了。說實話做愛還真該就是倆人的事。三個人,又累又沒重點,我這種大愛無疆的傻逼,又希望兩個妞都爽。沒累死我。我甚至想了一下,在誰那射呢。真沒什么意思。
  臨走之前我又去我爸的墓地拜了拜。那片墓地埋我媽的時候還沒什么人住進去,這次葬我爸,周圍都住滿了。我想,人家倆不寂寞。不知道你們又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自己死了會埋葬在哪里。我想回國,就葬在我爸媽旁邊。我看爹媽墓地后兩排有個空位,問看守,這片墓地還有沒有位置,他說都賣光了???,比房地產還火爆。我說那不是空一格么?他說早幾個月就給賣了啊,我覺得那個人挺能堅持,還沒住進去。后來才知道那個位置原來他媽是我爸買的。
  我覺得給我買的。笑了一笑。老爺子想的挺周全。
  處理完一切公司的事我就回去了。
  老婆見了我哭的死去活來,我說這還不是我死了呢,女人哭我不懂安慰,說兩句乖別哭了,照樣哭。就給她做了一杯冰卡布奇諾,你們相信我,每20oz里邊加2oz白蘭地真是好喝,操,真好喝。
  我說別哭了我回來了。她喝著飲料,我去把行李放好。路過走廊我就覺得哪不對勁。也沒發現是哪不對勁。后來來來回回走了兩趟才發現我放走廊壇子上的一個打字機不見了。那他媽是老子托了將近一打人從奧地利給我帶回來的。我問老婆,打字機呢?她說她朋友過生日,不知道送什么就給送了。
  我靠!
  為什么不問我一下?
  兩個人結婚就屌沒有個人物品了么?
  我靠!
  我好他媽生氣!
  摔門就走了
  我一路開都不知道他媽開去哪里了,只知道在highway上。我從來不用GPS,沒屌用,路全在腦子里,這輩子沒迷過路。今晚第一次用車上的GPS,還他媽不會設置。研究半天又放棄了。開了一陣子才發現都快到瀑布了。
  我靠在瀑布邊的欄桿上,忽然好清晰明了,一切都變得有條理。與其說是我和她結婚了,不如說是我家和她家結婚了。我為了我爸結婚了。為了滿足自己的虛偽,我又裝個好老公。我還以為自己能裝一輩子呢。有時候對對方好,并不是因為想要對方怎樣舒適,而是通過這個方式讓自己舒適。
  好鄙視自己。賤格。
  我給老婆打了電話,說過幾個小時我就回去了。
  回去以后我和她說了我在國內和幾個妹子做了的事,但是沒說豆瓣的事。她出國出的早,中文看的不順暢,只上fb. 這也就是我現在能披個皮就來發帖的原因。
  我準備離婚。
  我說過我最煩的就是湊合。老子覺得日子是沒法湊合的。我讓律師準備了協議,她不同意,死活,不同意。我說我這么操性留我身邊干什么?她說和你離婚了你還讓我怎么和別人好?我不懂,為什么不可以?
  老子覺得自己的大愛無疆再一次給人造成了困擾。
  講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在廚房做雪糕,因為在天涯上看了個帖子,什么抹茶什么的,忽然好想吃。我問她抹茶粉在哪,她說不知道,我問cream cheese在哪,不知道。我忽然覺得沒什么話好說。自己去翻冰箱。她忽然抱住我開始哭生死。我剛打開冰箱門,動彈不得。她說這世上再也沒有男人會給她搓后背,親自給她試所有護膚品(她皮膚敏感),帶她去住冰屋,給她做用她名字命名的雞尾酒...等等什么的。我腦子里只想著一件事情,你再不放開我冰箱里的東西就要解凍了。
  我說這些東西,我真的是舉手之勞而已
  我說,你想著我和別的女人做愛你不想吐嗎?老子不知道摸了多少乳房操了多少逼了,你趕緊醒醒吧!
  她堅持相信我對她是真愛,對別的女人是生理需求。我承認,我對她的感情和別人不一樣,但是那更像一個親戚,畢竟打從一開始我就決定了讓她進入我生活的。我們公寓的管理員是個很老派英式的老頭子,他用我的姓氏稱呼我老婆為Mrs.什么。我的朋友叫她嫂子或者弟妹,我買任何東西都會爭取她的意見,(所以老子不懂你怎么能問也不問就把我的打字機送人??。?/div>
  她堅信,我愛她。
  那時候剛好我常買的車的牌子出了新車,請VIP去發布酒會試駕什么的。我說我準備去德國一趟。她要和我一起去,我說你變個道都他媽踩剎車,老子去試跑車,你跟去干嘛?好好想想,回來簽字離婚好么?我求她別再給我機會傷害她了,老子真不想的。
  然后晚上睡覺,我聽到屋子里有響聲,起床發現她不在,我去客廳發現她準備出門,我悄悄跟著,看她下樓去了車庫,我也跟了去,生怕電梯晚一步跟不上。我看她到我車上,里翻外翻。
  為什么女人都他媽不懂呢!爺真他媽是個坦誠的人,沒有秘密好嗎?可是她們總覺得我藏的秘密比軍情六處還**多。
  我走過去敲了敲車窗,差點沒嚇死她,老子就是想告訴她一聲,耍小心眼沒意思。然后我就上樓了。
  漫漫長夜,抽草喝酒刷豆瓣。她煩草味,所以我就故意在大廳飛,避免她來和我談話。她上來以后,說沒想到你還抽這個東西! 我說你沒想到的事兒還多了去呢。她估計也覺得我不可理喻了吧,摔門回到睡房。
  我發現有一個友鄰推薦了一個相冊。一個短發妹子的相冊。
  小圖很好看,點進去看看,我操了,大圖更他媽好看,長發妹子見多了,短發的就顯得特別清新,怎么說呢,驚為天人都不足以形容,她臉上就寫著我簡單的像一杯水這幾個字。果斷點了相冊主人的首頁。她就是后來我深愛的情人。給她起個名字,叫她N吧。她的名字N打頭。她主頁顯示她在法國,然后我看她日志,盡是些很私人的日志。她只有幾十個友鄰。我決定慢慢研究研究,幾口酒幾口煙下去,有點飄飄欲仙的感覺。
  必須形容一下N的長相,要不然我不爽。
  她給人的感覺,就像《月滿軒尼詩》里湯唯演的那個淳樸妹子一樣,但是眉眼長的像高圓圓。大概170上下的個子,乳房是我一手能握住的大小,腰好他娘的細,整一個S型。她皮膚不是很白,有點小麥色。有一張照片上她站在一個石洞里,逆光,短發被太陽照得金黃,眼神里沒有任何故事。
  人人都說孩子的眼神單純。我的看法是,孩子之所以眼神清澈,是因為他們感情很單一。高興的時候就是高興,傷心就是傷心??墒谴笕丝偸怯谐^一種的情緒,你看他的眼睛,很難猜到背后那種情緒是什么。
  N的眼神,就這么純粹單一。你看她的臉,看到的是怎樣就是怎樣,直接反映出她內心。開心就是開心,放縱就是放縱,欲望就是欲望,恨就是恨。
  我看到她最近在讀卡波特的《冷血》。那是我好幾年前讀過很喜歡的書。
  里面有段話,說生命就在草地上野牛一呼一吸之間,消失在光影里。她把這句話寫在日志里。這也是我整本書最深愛的一段。她寫出了上句,我對出了下句。她問我喜不喜歡《蒂凡尼的早餐》,我說還是更喜歡冷血。女孩子吧,都喜歡《蒂凡尼的早餐》,我說你是喜歡moon river這首歌還是喜歡小黑裙還是喜歡牛角包tiffany珠寶,她說其實這都不是重點,她就喜歡蒂凡尼愛慕虛榮又真情實意。
  一個禮拜左右,我們發了不下3000封豆油。我和她說我有個困擾人的問題,說了我的家庭。她說她沒興趣安慰我,說還是聊點下流的吧,問我第一次什么的。
  她沒興趣安慰我。
  靠,好他媽**。
  她本來是學國際政治的,學了一年退學了,又開始學油畫。我覺得挺有意思的。是不是搞藝術的都特別早熟?我指的早熟不是過早接觸成人世界的那種傻逼早熟,那種一看就和100個男人干過的風塵,而是洞悉一切,對事情永遠有個人看法的早熟。她才剛20吧,竟然可以通過我描述的夢境把我童年猜個八九不離十。
  真神。
  我準備去德國,我說,我去法國看你。
  她說,你的意思是要來和我上床。
  我說
  從小到大老子就喜歡追求速度。去德國試車,好屌爽。我讓他們在車上給我準備了想聽的碟,當然有Bicycle Race這首歌,而且很犯賤的要了曼森的歌。為什么我住的地方沒有無限速公路?踩油門的快感真的和做愛一樣美妙,可能做愛一射就完了,但是踩油門可以想hi多久就hi多久。那個時候,完全沒有任何煩惱。周圍的景色變得很虛擬,感官變得很靈敏,你甚至可以感覺到時間撲面而來又轉瞬而去,渾身的每一個微小感覺都直接傳達到大腦,車好路也好,平穩如飛,下車以后我覺得自己變年輕了。
  從德國去法國的飛機上,不住感慨人生好他媽完整。
  我想起來我爸以前和我說過,男人最重要的是尊嚴和金錢。少了哪一樣你都不可能活得很好。
  他以前也喜歡車,他玩車的時候我也玩車,我玩玩具車。他玩錢的時候我也玩錢,我玩大富翁。他玩女人的時候我卻還沒開始遺精。所以我估計自己這德行,總是不想落后于老爸吧。
  這是插話。
  我到了法國,給N發豆油,說我到了,她說到什么?高潮么?我好他媽無語,我說我在巴黎呢。她說哦,你等我一下,我把這點畫完。
  老子等到快凌晨12點。她說完事了。我說你他媽再不出來見我我就走了。她說本來也不是我讓你來的啊你這個有婦之夫。
  確實有道理。我有點受挫,妹子沒理由看了我相冊還不喜歡我。所以我估計她沒看過我的相冊。
  我們約在Louvre前的金字塔見面。
  游客心理,四周晃了晃,順便放松情緒。
  那種緊張的心,歪 日,你們懂么?老子第一次約 P 約到跨國的程度,可是老子見女人還從來沒緊張過呢。我覺得在她面前太赤裸,所以不知道見到她以后自己會有什么屌 逼面部表情。
  N, 她竟然騎著Vespa,停在我面前......她把頭盔拿掉,甩了甩小短發,眼睛看著我,她說你的表情為什么像個白癡。我真的像個沒見過女人的白癡。我估計是張大了嘴的那種。我說,你好美。她笑我,問我有沒有點實質性的評論,我說沒有,她說你這種人只能適應外向性傳達情感,根本沒有內向性的內容存在。什么**玩意?我真的沒聽懂,我坐在她的Vespa后面想了很久。她帶我在街上繞來繞去,我從她身后抱著她,看巴黎的夜景,和她一起唱歌,唱鄭智化的《水手》和《星星點燈》。
  老子戀愛了。
  麻痹學過國際 政 治的講話都這么有意思么?有沒有人能告訴我是不是因為這個?
  那晚沒回酒店沒回她家。天亮了我們直接去吃早餐。我真的要承認巴黎是全世界最裝逼的城市。
  裝逼至極。聽人說廈門很逼?普羅旺斯很逼?得了吧,省省吧,粉筆黑板明信片黑貓奶茶薰衣草什么的都太basic了。
  來都來了,我讓她帶我去花神喝咖啡。她笑話我很久。我說我還想讓你帶我去看圣母院啊爬鐵塔啊,她說你要真這么玩你就自己逛去吧。我說那你想我怎么玩?她說全巴黎最好玩的地方在我家,你看著辦。她看著我,真特么真誠的一雙眼睛。她又重復一次,全巴黎我家最有意思。
  這算是什么水平的勾引?
  我去她家,上樓要走樓梯,很久沒見過走樓梯的公寓樓了。她家不是很大,再加上堆滿了畫框和畫,有點亂。我說你覺得你這么畫下去有前途么?她問我什么叫前途,我說至少能賺錢養活自己吧,她說能啊,這算什么前途。
  她很自然的脫了上衣,周圍的空氣里一股顏料和松節水的味道,她身上也有,每一寸肌膚上都有。我坐在她的玄窗上看她換衣服,她脫了外面那套,換上一件松大的沾了顏料的,只穿了小內褲。她的煙灰缸是一個盆栽,在我旁邊放著,我說你的盆栽好慘。她過來彈煙灰,說那怎么辦,我覺得煙灰對它們有營養。她剛要轉身我拽住她的衣服,揉著她的腰,曲線的感覺,曲線。我把她內褲脫了,發現她把下面的毛發修剪的很好看,很精致的一縷。女人下面的毛,我不喜歡全剃光的,也不喜歡太多的。她這樣剛剛好。好的真是,歪日,我無話可說。
  我問她,你修這么好看,給誰看。她指著角落的一幅畫,說我畫我自己。那幅畫上的女人有著一樣的**。
  我是不太懂欣賞畫的,我想起上學的時候泡的學藝術史的妹子,和她去過兩次畫廊,反正兩人對話也夠不上邊,我研究了一陣子的那些東西都拋腦后了。我覺得畫看著美就好,和女人一樣。
  她畫的畫,好美。
  我在巴黎五天,我們出門吃飯買水花了幾個小時時間。其余的時間都在她家過了。
  實在不忍浪費時間,一夜三次我才覺得值,她也覺得值。
  她讓我給她拍照,我用那個用了萬年的拍立得給她拍,貼在墻上。我睡著的時候她悄悄畫我,我臨走之前她描出了我的樣子。
  我在她家樓下等的士,她不準備去送我,她說不想看我走的背影。我從來沒有這樣舍不得。我說我回去就離婚。她說你離婚我也不會和你在一起的呀。
  靠。
  我真生氣。我問她,真他媽把老子當性伴侶了是么?那時候還沒有炮 友一說。她軟軟的抱著我,說我愛你。我又心軟了,我說我無法形容有多愛你。我求她和我去我的城市,我說我沒法一兩個月見你一次。這輩子從沒這樣求過人,可是話說出口,就是這么自然。她說他考慮考慮,她問我我那邊有什么好看的地方,我絞盡腦汁想把那個國家形容的誘人,我說,有拍斷背山的好景色(她最喜歡的山景),有大西洋和太平洋,有北極熊和極光,有曠野和城市......她說她不會講英文,我說那我們就搬去法語區,她說那你又不會說法語,我說爺聰明學一年就會了,我極盡能力,幻想自己能說服她。就跟傻逼了一樣。她說你先把自己弄明白吧,再見三次面,我告訴你答案好么。
  在此老子傾情奉勸一句,永遠不要和搞藝術的優質妹子談戀愛。你永遠不會知道她腦子里裝了什么,不知道自己會在她腦子里變成什么。
  回到家。
  像是做了個夢。
  我打開豆瓣,想看有沒有她的豆油。沒有。有點失落??墒鞘盏絚onfirmation letter說我訂的車那個顏色下個月就能到我家了。舒服了點。
  老婆還沒下班,我看著這個屋子。完全他媽不是我當年裝修的樣子了。我就連什么時候客廳里被掛了個鐘都不知道。本來我全家都沒鐘的。我猜時間很準,誤差總不過5分鐘。戴腕表純粹為了裝逼,而且我討厭時時刻刻被時間框住的感覺。真**煩。我把那個鐘拆了扔了,又發現鐘后邊的墻上被訂了個釘子。
  我他媽靠了。
  老子親自貼了七天七夜的壁紙我他媽就靠了!
  她一回來我就和她吵了起來,老子這輩子也無法明白為什么她改造這個共同居住的地方的時候從來不和我商量。后來我還發現咖啡機的打泡嘴上都是奶漬,更他媽讓我傻逼了的是,雪茄柜斷電了很長一段時間,竟然,沒人發現??粗切┭┣?,我覺得就像自己養了好久好久的寵物一個個死了。
  我的香水專門放在一個嵌到墻里的隔光玻璃柜里,有天出門前我去找香水,發現那瓶我寶貝很久的三宅一生山泉限量版蓋子沒蓋。那個是中性香水,老婆也喜歡,偶爾噴一噴。
  沒蓋蓋子。
  那晚決定搬出去住。她只說了一句,反正我現在做什么都不對,但是我就是不會和你離婚。我都能想象到她爸媽怎么囑咐她千萬別離婚什么的。我說那無所謂了。
  確實,心里沒那個人的時候,她為你去死你都覺得不感動,沒必要。
  我在離之前的家很遠的地方買了個penthouse,裝修成國內家的樣子,盡量模仿的像一點。老婆說之前的車坐膩了,又照她喜歡給她買了輛小小的跑車,還是他媽讓司機開。
  眼看著快要換季了,我捉摸著去巴黎找N。她把她的flicker發給我,我看到了她畫的我。孤零零的靠在她家玄窗上,頭發亂糟糟。我說我頭發這么丑么?她說頭發是心情的指標,心情一糟,頭發就炸開了,我們短頭發都這樣。我笑了,去廁所一看,我頭發還真他媽是炸開的。
  搬出來住之后,終于覺得又活了過來。甚至不介意一天跑了三次農場,新車開著就是爽。我像個初戀的小傻逼,把一切密碼都換成了她的生日,如果需要長密碼的,再加上我的生日。我在床對面的墻上貼了她的裸照,每晚看著才能睡著。
  我又去找她,飛機真屌飛得慢。
  她這次來接我,天有點冷了,她不騎那輛小Vespa了,打了個的士,戴了個飛行帽,上面還帶大大的遮風眼鏡那種,說是為了歡迎坐飛機來的朋友。
  老子在她面前只覺得別無所求,我愿意看她見到一個什么有意思的玩意就仔細端詳的樣子,從她眼睛里可以看出來是在分析怎么去畫它。我也喜歡她時不時的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樣子。更喜歡她專注看我的眼睛,她直接看到我的心里去,我就掉進了她的眸子里。
  在床上我們都是對方的奴隸,又是彼此的主人。我要看到她苦苦哀求我的樣子,同時渴望著被她統治,她在上面的時候她就能給我全世界。她要看到我淪陷在她身子里的樣子,又樂于被我征服。有一天她忘了帶家里的鑰匙,我們就走去她的學校閑晃,在一個沒人的畫室里做愛,衣服都來不及脫,實在他媽的忍不住了。
  她不需要為我做任何事,我就覺得她給了我一切。而我想要為她做盡世上一切我能做的事。
  這他媽就叫愛情。
  巴黎真的排外。不會說法語,一刻也離不開她。
  后來我建議去Burgundy品酒。我們開車去,一路上她都在吐。
  就是,懷了。
  之前我不是說根本不準備要孩子嗎,可是我現在真想求她生下來。我估計那是這輩子最接近當爹的時刻??墒撬艑⒔?1. 她說,你還有老婆呢。我承諾她這次回去一定離婚的??!她又說她沒信心帶大一個孩子,我說有我在你還需要擔心這個問題嗎?她說她不相信我,她誰也不相信。
  我沒想到一個20歲的女孩會像她這樣。
  這一路都極度低沉。我們折返回巴黎,帶她去醫院,預約了手術日期。
  她進手術室的時候,老子幾乎快跪了,我在廁所里扶著墻站不穩。滿腦子都是當年那個女朋友做手術大出血的情景。雖說沒見過,但是腦子里就你媽的會自動生成畫面。滿腦子都是血肉模糊。幾次想沖進手術室把她拽出來,好后悔為什么不堅持讓她生下來?我心里埋怨她為什么不相信我,又開始心疼她。幾個護士路過我,都問我什么,可是老子他媽聽不懂,也說不出一句話。
  二十幾分鐘的事情。
  長過我一切的記憶。
  她麻藥過敏,沒用一點麻藥。兩個護士扶著她出來,她癱軟的像一灘泥。滿臉淚。我把她接回家,背她上樓。她的眼淚就滴到我圍巾里。
  真想殺了自己。
  我給她燉雞湯魚湯骨頭湯一切我覺得有營養的湯,我給她做鵝肝,烤火雞,希望她吃得好,就能忘了疼。我去買暖寶寶,回來以后看見她坐在窗臺上哭。她說看我從街上走過來的樣子就忍不住要哭。我只能抱著她。我說我想辦法在法國陪你,一直到你畢業,然后你想去哪里我們就去哪里。
  什么他媽農場,投資,車,房子,煙酒音樂,離不成的婚,老子都忘了。
  照顧好她,才發現在法國待了快一個月。
  老婆問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我說是,而且是一個固定的女人。我說我求你,離婚好嗎?我單方放棄婚前協議上有關財產的一切內容。我愿意把所有股權給她,所有房子和車,我只要夠我和N用的錢就行了。我給她爸媽打電話,她爸完全同意我的離婚條件,說好聚好散,她媽不同意,意思是我把他家女兒玩完了就想撒手不管了。我說玩你家女兒這可是你自己說的,老子可一句話也沒說。我和他媽在電話里吵得天翻地覆,在聽到他爸在旁邊吼了一句,說當年看你爸就不是什么好王八之后,我把電話給摔了,她用煙灰缸和能拿到的一切砸我,我躲生躲死,只好把她暫時綁了起來。我們面對面坐了幾個小時,大家都平靜下來了。
  我建議她,一起回國一趟,和爸媽把事情講清楚。
  和老婆回du談離婚,他爸潑我一臉酒。認了。不過老子決定不給她所有股份了。愛雞。巴離就離不離就打官司雖說打官司也是我輸。我往包廂椅子上一靠,好卵輕松。無賴是么,和老子比無賴還真沒幾個能比得過的。
  我給N買了機票讓她來陪我。她說兩禮拜后有一周假。我等。這兩周我把國內十幾輛車賣了,房子除了我爸住的那套也都賣了。我做最壞的打算籌錢準備和N一起生活。
  她回國見我。沒來我這。我去她家鄉。
  她帶我吃糖水,吃蛤蜊煎,喝奶茶。我之前說除了巴黎別的逼都是假逼。其實,和她在一起,看新聞聯播都他媽的是逼。我大她一輪多,可是在她面前,我比小學生還幼稚。我讓她喂我吃東西,我躺在她肚子上聽她肚子咕嚕聲,看她乳房。我給她買戒指求婚。在燈塔上。她答應我了。我把我們的一封豆油背給她聽。很俗。她說斷子絕孫也要和我戀愛,我說斷了**也要和她戀愛。我跪著給她戴戒指,她把戒指含到嘴里戴在我手上。我們在燈塔上做,這輩子最爽的一次。我讓她帶我去見家長。
  她爸做進出口遇到點問題??墒抢献右詾殄X能解決的真他媽不是問題。這不是我原話,看來的,但是是真理。給她爸解決了困難。她沒讓我說離婚的事,我沒說。她爸說N回法國前把事辦了行不行。我一咬牙,答應了。
  傻逼,老子該忍一個月再答應。
  她爸喝茶,我沒研究,就賣了最貴的送去,她爸一喝,說什么茶葉啊,我說大紅袍。她爸笑了。我就明白了。她爸說你們年輕人還是不懂行情,生活沒歷練。第一次有人教育我。我們那會正在山頂涼亭坐著。她把腿搭我身上,躺著。她爸一看就明白這是什么程度。說下禮拜擺酒。
  老婆追到廈門來。好猛。
  我倆在酒店門口被撞個正著。她穿個celine套裝。我不明白,他媽的什么情況要這么穿?我把N往身后推,她沒動。
  我先說好了,你們誰他媽說N是小三我他媽跟誰急。別他媽跟我裝圣老子瞧不起你。
  她說我還以為什么**,黑的跟碳球一樣。N搶我前邊,說你離婚協議簽了么?她一愣,話都沒說出來。N說走吧。我讓她先上車等我。
  我和老婆說,我們不該這樣的,你還年輕,有錢,找個好的。她哭的快昏死過去。我回頭,看N開車走了,她發短信來說你方便了來找我。
  我帶老婆回酒店,在大堂坐了一會。我問穿的和開會一樣干嘛。問怎么知道我住哪。問打什么算盤。問離還是不離。她不說話。
  我點了炸薯條,可樂,沙律,雪糕,果盤,一切垃圾。開始吃。
  很久沒喝外邊的可樂,說實話比我弄的好喝。沙律就他媽難吃了。雪糕沒我的潤口,果盤擺盤很好看,我給吃完了。我問她,不吃點?她鼻頭又開始紅。我又把同樣的東西每樣點了兩份。擺滿了一桌。
  吃。
  她說你怎么了?我說餓啊,這兩天做多了,餓。她哭。
  我說你早知道這樣的。
  她問我自己為什么比不上那個女人。我還真說不上來。她說,總有一天你對她也會這樣。我也說不準。于是我說,可能吧,但是我現在就想多吃點,不知道今晚還要干嘛。她一聲尖叫,整個大堂的人都看過來。
  我沒有刻意狠心去做這些事情,可是我就是做了。
  我買單走人。沒走兩步她叫住我。說離了吧。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們離了。
  你們不就想看我們怎么離的嗎?就這么簡單一件事。一瞬間財產減三分之二而已。無所謂,老子已然賺回不下五倍了。
  和N在一起,可能我想什么她都知道。我和她說過這一點。她說,這個只能叫知己,而不能叫老婆,她說總有一天我會受不了這一點的。兩人之間沒有任何秘密了,沒意思了。如果我一抬屁股放幾個屁她都知道,還有屌 毛意思?
  這只是她的一個想法。插曲。
  我們在N家鄉擺了酒,照她爸的意思。他們給他畫得大紅嘴大黑眉紅臉蛋,和《月滿軒尼詩》里的村妞一樣。上回在加勒比海新婚,沒什么中國式結婚的感覺,這次給老子見識到了。
  擺酒的時候輪番灌酒,把白酒換成水這點常識總是有的吧?可是老子覺得喝白開水沒屌意思啊。所以堅持要求喝酒。對不起,我低估了父老鄉親想灌死一個青壯年的決心。我被抬回了新房。
  我和N沒登記過,擺了個酒而已。那時候和老婆也沒簽字,口頭了一下而已。
  還是要回去簽字。
  我先回了CA. 農場是我的,后來傻逼加了她的名字。要處理。當時很不忍心,畢竟經營的還不錯。在ON的人幾年前一定吃過我農場的東西。MB的有可能吃過,BC的有可能吃過我的水果。我不相信她能經營好,于是給賣了。錢給了她。
  處理這些的時候,N去長沙見同學。她裝逼,要公路旅行。我說我沒意見,但是我要給你請司機。她不樂意。說我管她,不開心。
  我聽到她喜歡的那首Uninvited忽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意思。我和全世界的人說了又怎樣?
  我不讓她在國內搞什么公路旅行去長沙她偏玩媽逼公路旅行,不去長沙了去別的地方也偏要走。我的N寧愿翹課也要玩公路旅行出去亂走,坐在副駕駛在高速上睡的時候出車禍被甩出汽車20幾米死了啊。你們還他媽相信別摸我嗎?老子這輩子都詛咒的牌子你們還他媽相信嗎?你們不就想看她怎么死的嗎?就這么死了很簡單的一件事情啊。我他媽都沒有話好說了。老子完全把你們無所謂的歡樂建立在我裝逼抒情酗酒飛草吃肉亢奮又下賤的直播貼上了你們給爺樂一個讓老子這輩子想起這件事還能苦笑一聲行么?
  我干!
  我們見過的面加在一起不過幾個月誰他媽的懂?老子愛她誰他媽的理解?我沒什么屌逼文采連她十分之一的美都說不出來我**大爺行不行?我聽說她被摔的血肉模糊連人樣都看不出來我就死在什么屌國會大廈門口了被人抬了幾十米才上了救護車。求更新追個**啊追我操。
  她爸聽說我倆連證都沒領說我是王八操子不讓我進靈堂啊我干他祖宗跪在靈堂前想見她最后一眼都沒門的苦老子他媽的和誰說?老子后悔沒第一時間就回國給她認尸的遺憾多少個月還散不去,過年的時候滿世界都在討論劉謙的魔術變走一個人身子的時候我就他媽的想到N美麗的臉和身軀到了臨死前變成了一堆爛肉,我就砸了不下三臺電腦?! ±献尤樟?。我每天給她爸打電話,飛回去在他家門口求情下跪哭死苦活就為了看一眼她骨灰盒的樣子,那么久了才終于看到。全世界就我一個人的感覺要我怎么寫?
  老子滿腦空白自己坐火車來什么屌阿爾伯塔屌埃德蒙頓找什么**斷背山什么至死不渝的愛的圣地,你死了留我在這里干什么?
  老子跪了多少禮拜才求來的一把骨灰,昨天早上給撒了,在她喜歡的地方。舔干凈指甲縫才舍得洗手。她這么年輕這么美,我愿意用一切去換可是這根本不可能了。我操著任何女人的時候都只能記起她有點扎臉的短發還有和我手掌相嵌的腰身。我看到全世界任何一幅畫都只能想起來她畫的我在窗臺上孤苦伶仃的苦逼身影。任何一個人的哭泣都只能讓我想到她坐在玄窗上等我回家時候流的眼淚。全世界的摩托車都是她那輛小Vespa的形狀,每一個畫了太紅臉蛋和嘴唇的女人都讓我想到她喜酒上的村樣。
  老子再有錢再屌逼帥會哄女人會做愛會享受也他媽不是她死之前那個我了。
  看不慣的你們樂去吧。沒什么逼事兒了。
 
------分隔線----------------------------
相關情感日志
精華閱讀
土地挂牌和土地拍卖哪种赚钱多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炒股入门与技巧电子书下载在线阅读 浙江6+1官网 北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群英会20选5选号绝招 青海快3开奖跨度表 三分pk拾在线预测计划 股票涨跌停如何算 河北十一选五图表助手 模拟炒股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