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愛情故事 > 文章正文

基情:高中時我們一起耍流氓

時間:2012-12-12 09:26來源:互聯網 作者:不詳 閱讀:310
 
  一直想寫高中的那段回憶
  
  不知道能不能寫下去
  
  鄙人常駐坐標廣州
  
  現在暑假中
  
  回了家鄉
  
  幫襯家里其中一樁生意
  
  白天基本沒空
  
  晚上基本有空
  
  嗯
  
  開始吧
  
  我承認自己不是什么好孩子
  
  可是我很會裝
  
  大家對我的第一印象一般都挺好
  
  包括我的老師
  
  別的同學的家長
  
  我的師兄師姐
  
  可我初中換過3個學校
  
  高中換過2個
  
  在我們這個地方
  
  下課時放假時總有那么一群騎著摩托疾馳而過狂傲不遜大聲叫嚷的少年
  
  我就是那個騎著摩托或者坐在摩托上的少年
  
  不過
  
  我不是標準流氓
  
  我是偽流氓
  
  我的外公是混血
  
  具體混哪里他自己也說不清
  
  那時候窮
  
  外公的父親是小時候給人家賣到我家鄉給人做了兒子
  
  所以外公的混血混的不明不白
  
  只是眼睛是完全的琥珀色
  
  跟波斯貓似的
  
  貌似我沒有外國人的特征
  
  只是皮膚比較白
  
  媽的曬不黑
  
  曬黑也很快給整回來
  
  頭發柔順的整天要用各種發膠發泥發蠟給整精神些
  
  有兩顆老媽看不慣一度想給我矯正的小虎牙
  
  我覺得自個兒
  
  長得也不咋地
  
  可是流氓堆里一扎
  
  還是立馬能給識別出來
  
  初中那會兒父母疏于管教
  
  高中的時候父母忽然又殷切地望子成龍
  
  把我弄去別的縣讀書
  
  去吧去吧
  
  反正我也是無所謂
  
  那時的我笑容燦爛
  
  一臉無辜
  
  一派清純
  
  新的地方
  
  老子裝純還是很牛的
  
  靠著父母給的這張臉
  
  再加上老爸請班主任、級主任吃的幾頓飯
  
  在高一的時候我就榮升為我們學校的副旗手了
  
  副旗手其實也沒什么
  
  可是
  
  你懂的
  
  可以增加知名度嘛
  
  還混得不錯
  
  幾乎每個星期
  
  都會收到各種各樣的交友信
  
 ?。ㄎ铱梢园阉阕髑闀??你們肯定被別人的文章毒害過,說收到一抽屜情書,都是坑爹的,哪有那么多那么主動的。不過,情書也是有的,只是大部分都是以“XX同學,你好! ......最后,我希望能跟你做一個朋友”這樣的格式出現的)
  
  其中也有高二高三的學姐遞過來的
  
  我讀高一那會兒我們那地方手機還沒那么普遍(雖然我有= =)
  
  現在都是微博短信時代了吧
  
  那小子是高一下學期出現的
  
  他休學一年
  
  一年后來到我們班
  
  也就是說他比我大一歲
  
  也不是什么好學生
  
  他來的時候我印象挺深
  
  那時候開學第一天
  
  我剛從外面吃完飯回來
  
  看見一個陌生的背影在站在我宿舍門口伴著夕陽的余暉抽煙
  
  我走過去
  
  他也轉過來
  
  他身上有酒氣
  
  明顯是剛喝完酒
  
  朝著我邪魅的一笑
  
  說了一聲
  
  “嘿,抽煙么?”遞過來一根五葉神
  
  “嗯,多謝”
  
  實話,
  
  在他的笑容下
  
  伴著這落日余暉
  
  混著那酒氣
  
  我的心頓時慢了半拍
  
  雖然我當時不知道
  
  那是為什么
  
  媽的后來知道了
  
  是被那小子電了
  
  記憶中的高一下學期是個炎熱的夏天
  
  我留著清爽利落的短發
  
  晚上經常穿著拖鞋在校園里溜達
  
  那一年來了一個傻瓜
  
  可是我愛他
  
  雖然我從來沒說
  
  雖然他從來沒說
  
  他來了
  
  給我的壓力不小
  
  其一
  
  他光著身子在我宿舍跑
  
  背后刺青
  
  是一個“精”字
  
 ?。ㄖ蟊晃覀儾聹y是“精蟲入腦”“精盡人亡”沒寫齊)
  
  胸肌腹肌都有了
  
  還很明顯
  
  丫~
  
  明顯是我想要的身材
  
  大胸部大胸部
  
 ?。ê冒?,現在也還沒有。)
  
  其二
  
  他長得不賴
  
  至少在我的眼中是這樣
  
  我一直都覺得他長得像某人
  
  后來某人叫明道
  
  原諒我不看弱智的臺灣劇
  
  確實很久后才知道的
  
  其三
  
  因為他沒有床還沒有完全鋪好
  
  消失了n天
  
  聽說是去找他以前的同學(高二的)借宿了n天
  
  搞得我們整個宿舍睡覺前都在掙扎要不要鎖門
  
  然后又聽說他成績挺好
  
  只是不喜歡學習
  
  我最鄙視那種不愛學習成績又很好的人了??!
  
  基于各種壓力之下
  
  這混球宿舍幾乎見不到他
  
  所以教室的時候我都會不由自主觀察他
  
  他坐第一組第一排
  
  除了數學課和英語課
  
  幾乎都在睡覺
  
  他打籃球
  
 ?。ㄆ鋵嵈虻貌辉趺春?,所以經常被我調戲,這是后話)
  
  喝雪碧
  
  抽五葉神
  
  不在飯堂吃飯
  
  和后排女生已經很熟了
  
  和其他成績不好的同學也混得很熟了
  
  我雖然沒在裝純
  
  可一般情況下也不怎么抽煙
  
  除了在小便的時候跟他打招呼外
  
 ?。ㄋ谛”闾幊闊?,有很多人在小便處抽煙)
  
  所以我和他幾乎沒什么交流
  
  那天下了晚自習
  
  他雖然比我們慢了好幾拍
  
  可終于回了宿舍
  
  他洗了澡
  
  穿著條內褲在宿舍
  
  看樣子今晚是不打算出去
  
  那會兒我睡上鋪
  
  已經橫在床上玩手機了
  
  其實暗暗地在偷瞄他
  
  在這之前我沒有任何不良動機
  
  只是羨慕他的好身材
  
  當他渾身濕淋淋的站在我的面前
  
  給我遞煙時
  
  我淡定地擺了擺手說
  
  “我不喝酒不抽煙。”
  
  他表情疑惑地看著我
  
  眼神有點兒意外
  
  我補充了一句
  
  “喝了酒就抽煙”
  
  他哈哈大笑,
  
  給自己點燃一根煙
  
  抽到一半問我
  
  “今晚和你睡,我床鋪還沒整好。成么”
  
  我有些猶豫
  
  可面對生人
  
  我向來不懂拒絕
  
  “可以的”
  
  我記得那個時候和我挺好的一舍友哇哇大叫
  
  罵我偏心
  
  說和我小半年了都沒跟他睡過
  
  可阿哲才來沒幾天就主動投懷送抱了
  
  宿舍的人睡得早
  
  只有我和他都在玩手機
  
  他的身上混著沐浴露和洗發水的味道
  
  還夾雜著淡淡的煙草味
  
  我們宿舍的床比較大
  
  兩個人睡一塊兒其實也不會很擠
  
  “喂,你有女朋友么?”
  
  “沒有。”
  
  “騙誰呢,聽說追你的人都排好幾隊了?”
  
  “別聽他們瞎說。你呢?你有女朋友么?”
  
  “沒呢。”
  
  “這幾天你都哪兒睡的?”
  
  “我說跟女人睡的,你信么?”
  
  “信,這有什么不信的。你以為這年頭誰都跟我一樣純情,初吻都還留著。”
  
  “剛剛你說你沒有女朋友我都不信,你說你還有初吻,我更不信了。”
  
  “玉皇大帝在上,小的句句屬實。”
  
  “我還真不信。”
  
  “你不信我也沒辦法,這個又沒什么可以證明的。”
  
  他忽然湊過來
  
  黑暗中邪魅的一笑
  
  吻已經落了下來
  
  嘴唇碰到嘴唇的一剎那
  
  我有點兒措手不及
  
  我只記得我的大腦一片空白
  
  之后便像中了毒癮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他的嘴里是淡淡的煙草味
  
  初吻的感覺
  
  真的是天玄地轉
  
  異常的美妙
  
  我想不管是誰
  
  都不會忘了那一刻吧
  
  那一個吻
  
  我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隱約記得他用舌頭勾我的小虎牙的時候
  
  我猛的顫抖了一下,
  
  然后掐住了他的一只手
  
  他的手挺大的
  
  黑暗中都能摸到血管
  
  而他的另一只手
  
  已經很不老實的摸到我那里
  
  我那里
  
  也很不爭氣的硬了
  
  “你那里硬了。”
  
  “你的還不是一樣。”
  
  “我的比你大”
  
  “切”
  
  “不信你摸摸”
  
  他牽著我的手隔著內褲摸他的那里
  
  隱隱約約我呼吸開始急促
  
  咽了咽口水
  
  隔著內褲
  
  我發現他的頂端已經濕了
  
  我終于忍不住伸進內褲
  
  緊緊地握住了
  
  他用帶著嘶啞的聲音低聲“啊”了一聲
  
  我壞笑著說
  
  “不是說和女人出去的么?怎么還這么多這么敏感。”
  
  “那些女人哪有你漂亮。”
  
  聽到這里我用摸他那里的那只手狠狠地掐了一下他的要害
  
  他吃痛叫了一聲
  
  “這么狠心”他皺了皺眉頭
  
  眉宇間依舊是痞痞的邪氣
  
  “不過我喜歡”
  
  他說完這個又是一記深吻
  
  又是一個天旋地轉之后
  
  他已經壓在我的身上
  
  他的舌頭從我的口中移出
  
  輕輕舔我剛刮完的細膩的胡渣
  
  又猛地舔我的耳垂
  
  在里面輕輕的哈氣
  
  我又很不爭氣地猛的顫抖了
  
  “幫我用嘴,弄我的下面,好不好。”
  
  他的聲音嘶啞
  
  性感迷人又帶著蠱惑的性感
  
  他的手已經抱住我的頭
  
  我能感受到他起伏的胸肌正緊緊地貼著我的胸膛
  
  他的下面
  
  已經和我一樣火熱
  
  “不要,那很臟的”
  
  “我洗的很干凈的”
  
  “= =”
  
  “我的也洗得很干凈”
  
  “你先幫我弄,待會兒我幫你。”
  
  他的舌頭又一次舔我的耳朵
  
  濕膩膩的
  
  “待會兒你可要幫我”
  
  “一定一定,快點兒吧”
  
  他表情哀怨
  
  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
  
  夏日的被窩真的有點兒熱
  
  雖然我已經脫得光光的
  
  我俯身下去
  
  看到他的炙熱
  
  他的那個真的比我的大
  
  而且
  
  要大很多
  
  完全沒有經驗的我只是把嘴張開
  
  把他的那個探進我的口中
  
  腥味
  
  當時的感覺很屈辱
  
  說不上來為什么
  
  只是直覺告訴我幫人KJ是很委屈的事情
  
  還喪失尊嚴
  
  我可以感覺到他的手抓住我的頭一臉的興奮
  
  心里躁動異常
  
  所以還是乖乖的幫他用嘴套弄那里
  
  “你的牙齒”
  
  我抬頭表情疑惑
  
  他親了親我的額頭
  
  “乖,你的牙齒不要弄到我。再來,好舒服。”
  
  “輪到我了吧”
  
  他捧住我的臉又是一記纏綿長吻
  
  “幫我弄出來,我再幫你”
  
  然后按下我的頭
  
  我嘆了口氣假裝無可奈何
  
  其實
  
  說實話
  
  我還是挺享受的
  
  特別是看到他無法控制時皺著眉頭的表情
  
  這次我比剛剛更賣力一點
  
  有了一點兒小技巧
  
  諸如幫他頂端時不時冒出的小白點舔掉
  
  而他也更賣力的擺動六塊腹肌的腰
  
 ?。▼尩?,那時真的有六塊)
  
  半晌過后
  
  他終于禁不住
  
  緊緊的按住我的頭
  
  來了一擊長射
  
  我的口中
  
  全是他的液體和味道
  
  我睡上鋪
  
  抽了兩張紙巾給他
  
  然后下床跑到廁所
  
  把那些玩意兒給吐了
  
  然后漱口刷牙擦臉
  
  沖水
  
  然后心里美的
  
  該輪到我舒服了
  
  爬上床
  
  “該輪到我了”
  
  “喂,聽到沒?”
  
  “拜托,你不要裝睡好不好!”
  
  “我撓你胳肢窩了!”
  
  。。。。。。
  
  混蛋?。?!
  
  他真的睡了
  
  而且已經睡熟了
  
  才那么一會兒
  
  徹底的
  
  睡的跟死豬一樣了
  
  媽的!
  
  我被耍了??!
  
  流氓?。?!
  
  話說若干年后的某日和流氓翻云覆雨后
  
 ?。╨z與他一起三年)
  
  “你說我怎么就喜歡上了你?”
  
  “喜歡我不好么?”
  
  “你是個男的”
  
  “你不也是個男的”
  
  “當初是你爬上我的床勾引我的”
  
  “是么?我忘了”
  
  “還奪走了我的初吻”
  
  “鬼信你那個是初吻??!再說了,當初我只是想逗你玩,誰叫你把舌頭伸出來的”
  
  “流氓??!”
  
  “流氓怎么了。嗯,待會兒把我的內褲洗了好不好?剛剛弄臟了”
  
  “憑什么我洗”
  
  “我剛剛那么辛苦”
  
  “那以后都我辛苦好了。話說回來,你后面欠我幾次了”
  
  “不行,我喜歡辛苦。來,親一個。乖,去洗了。”
  
  “不要轉移話題”
  
  那天夜里
  
  我雖然想把那孫子給踹死
  
  但還是忍住了沖動
  
  我爸媽就我一個兒子
  
  踹死了他我還要去槍斃
  
  太不值了??!
  
  所以我很生氣的睡覺了
  
  睡的很不安穩
  
  迷迷糊糊中他把我抱進他的懷里幾次
  
  又因為太熱推開幾次
  
  如此反反復復
  
  把我折騰的夠嗆
  
  第二天要晨讀,
  
  匆匆忙忙的起來
  
  洗漱后匆匆忙忙的沖去教室
  
  連尷尬的時間都沒給我
  
 ?。ㄎ腋咧心菚河袀€看門的老頭整天的在那催命似的,太遲起床就直接給鎖起來了?。?br />   
  上早讀的時候他趴在桌子上睡覺
  
  我瞅著他的背影
  
  居然!
  
  居然??!
  
  媽的勃起了??!
  
  我心里那個恨啊
  
  恨自己沒志氣
  
  可心理和生理上
  
  確實是無比渴望
  
  當時的想法是
  
  跑過去
  
  把他拽進廁所
  
  把他的嘴給咬出血
  
  然后強行把他的頭按到胯下
  
  讓他用嘴給我YYXX泄欲一番
  
  想法與現實的差距總是很大
  
  下面已經撐起小帳篷老半天了
  
  轉移注意力
  
  背單詞背單詞背單詞
  
  一個單詞都沒背起來
  
  腦子里還是那些東西
  
  終于晨讀結束
  
  和我上學期玩的挺好的哥們
  
  我宿舍那晚說偏心那哥們阿勛叫我去吃早餐
  
  臨走的時候我特意瞄了他一眼
  
  他是不是豬???
  
  居然還在睡
  
  吃完早餐回來準備早讀
  
 ?。ǜ咧心菚河谐孔x早讀,真的不怕毒死人的)
  
  那小子還趴在桌子上
  
  他是豬!肉麻情話
  
  不需要使用疑問句
  
  早讀結束后有人拉他出去小便
  
  估計是抽煙去了
  
  回來后就生龍活虎了
  
  他發現我在看他
  
  就朝我壞壞的笑
  
  我一愣沒反應過來
  
  立馬把眼神移開
  
  內心卻撲通撲通狂跳
  
  媽的
  
  這個是妖怪
  
  和X中?;ㄔ谝黄鹦亩紱]那么跳過
  
  我這是怎么了
  
  有病吧
  
  那兩節課也是心神不寧
  
  初嘗禁果
  
  又是在那樣的年齡
  
  大概都是一樣
  
  兩節課后的課間操時間
  
  實話我沒打算去
  
  可音樂一響他卻跑到我面前
  
  “陪我去買便利店好不好,我沒吃早餐”
  
  “嗯”
  
  他看上去
  
  好像昨晚什么也沒發生
  
  難道我昨晚傻逼了
  
  如果昨晚什么也沒發生
  
  他也不會找我去陪他去便利店吧
  
  我們之前沒熟到這種地步
  
  去便利店路上
  
  我和他走一塊兒
  
  遇到行人注目禮
  
  我已經習慣
  
 ?。ㄎ覀兡莾旱胤奖容^偏
  
  長得靠譜的男的真的不多
  
  她們把我們當靠譜的
  
  大伙兒又是青春期
  
  你懂么
  
  懂么???!) 表白的話
  
  他也是一臉的無所謂
  
  去了便利店
  
  買了面包礦泉水
  
  他問我要什么
  
  我拿了瓶康師傅綠茶
  
  “你是要去哪兒啊”
  
  “跟我來就對了”
  
  然后他拉我去了食堂二樓的天臺
  
  那里平時都沒人
  
  這個時候就更沒有了
  
  我腦子隱隱約約的覺得
  
  這孩子要做壞事兒吧
  
  這孩子一定要做壞事兒啊
  
  這孩子不做壞事兒就我做壞事兒吧
  
  我和他肩并肩坐在陽臺的樓梯口
  
  他在啃面包
  
  他一句話都沒說
  
  我在喝綠茶
  
  同時在咽口水
  
  他啃完面包
  
  小瓶怡寶已經干掉了
  
  “你的水,給我喝口”
  
  遞過去
  
  同學們都知道借別人水喝
  
  一般情況下都是采用隔瓶口“飛流直下三千尺”式
  
  而他
  
  采用的吸吮式
  
 ?。?吸吮式你知道吧??。?br />   
  他喝完
  
  我皺著眉頭看了看他
  
  他心滿意足的笑
  
  然后對著我挑了挑眉毛
  
  這分明是挑逗!
  
  赤裸裸的!
  
  我知道你不是君子
  
  我也不是
  
  昨晚便宜都讓你占了
  
  今兒還公開挑逗我
  
  “好喝么”
  
  “嘖,還成”
  
  “讓我嘗嘗什么味道”
  
  我托住他的臉吻了下去
  
  他也熱情的回應我
  
  我下面的小帳篷又撐起來了
  
  怎么辦
  
  我想上了他
  
  我伸手去摸他下面
  
  他的情況好像更嚴重
  
  他也用手摸我的下面
  
  還狠狠地掐了幾下
  
  我呼吸緊促
  
  音樂停止
  
  課間操結束
  
  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經散了
  
  雖說激情難耐
  
  可我向來理智
  
  所以還是忍了下來
  
  作為昨天報復
  
  在結束的時候我狠狠咬了一下他的嘴唇
  
  他吃痛叫了一聲
  
  然后盯著我紅掉的耳朵像得了便宜的小孩兒
  
  他很自然地給自己點燃一支煙
  
  繼續著他的壞笑
  
  一句話都不說
  
  抽自己的煙
  
  然后瞄我的耳朵
  
  “把你的手機拿出來”
  
  我拿了他的手機撥通我的電話
  
  電話一震我又掛了
  
  “這個是我的號碼,走了。”
  
  我起身移步下樓
  
  他掐掉煙后跟了上來
  
  上課的時候
  
  我給了他發了一條短信
  
  “昨晚的帳今晚給我算清楚”
  
  發完那條信息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我怎么就那么饑渴啊
  
  我怎么就那么鄙視自己啊
  
  手機震了
  
  我立馬打開
  
  一看
  
  發件人是林淺語
  
  林淺語就是X校?;?br />   
  “澈兒,我這個周末有事兒,你不用來找我了。嗯,可別乘我走了給我亂勾搭姑娘, 小心我滅了你。”
  
  “我向毛主席保證,絕對不勾搭姑娘,您就大膽放心的辦事兒去吧”
  
  “乖,回來姐姐賞你糖吃”
  
  “姐姐,我不吃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跟你說了,我們數學老師的課呢,晚上給你電話”
  
  “那小的退下了,小的晚上恭候著您”
  
  淺語不是我女朋友
  
  可我們學校的人都以為是我女朋友
  
  我也曾經希望她是我女朋友
  
  可因為
  
  她的前男友是我一挺好的哥們
  
  這就是我遲遲不敢下手的原因
  
  欺人兄嫂乃江湖大忌
  
  我雖然不會在乎別人閑言閑語
  
  但也始終得礙于他人情面
  
  她也是通曉情理之人
  
  所以
  
  我和她就這樣曖昧著
  
  彼此心知肚明都有好感
  
  但誰也不捅破那層紙
  
  答應淺語不會去勾搭別的姑娘
  
  我說到做到
  
  我不勾搭姑娘
  
  我勾搭的是一小伙兒
  
  我這樣勸服開導自己
  
  “我喜歡的是淺語,和他只是欲望罷了”
  
  反正自己不是什么好人
  
  有便宜不占不是我的風格
  
  我習慣傍晚洗澡
  
  如果太熱睡覺前我會再洗一次
  
  傍晚洗澡的時候我特意多擦了沐浴露在下面
  
  還估摸著自己要不要先打一炮
  
  晚上才能搞死他
  
  但還是決定算了
  
  自己手動沒感覺
  
  我要存著貨
  
  射死他!
  
  晚自習第二節快開始的時候阿哲給我遞了一瓶綠茶
  
 ?。?流氓就是阿哲,阿哲就是那流氓)
  
  我面無表情的擰開蓋子看著不懷好意的他
  
  用鼻子嗅了嗅這玩意兒有沒有投毒
  
  “謝了”
  
  “不用謝,今晚還得拜托你啊”
  
  說完這句剛好上課鈴響
  
  他甩頭走了
  
  留下了被這句話嚇得嗆到的我
  
  這小子不用那么明顯吧
  
  惴惴不安的
  
  滿心期待的
  
  咽了無數口水
  
  因為YY撐起無數次小帳篷的我終于等到了下課鈴響
  
  我破例沒去吃夜宵直接回了宿舍
  
  沖了個涼
  
 ?。ó斎?,沖涼的時候我再次把那里清洗了一遍,多細心的小伙兒啊,多為他人著想)
  
  我等啊等
  
  盼啊盼
  
  遮擋那里的由褲子變成了在被子
  
  小帳篷變成了蒙古包撐了一次又一次
  
 ?。]辦法,人大什么都大,用“蒙古包”這個詞不浮夸好不好)
  
  他照例是熄燈后才回來
  
  然后沖涼
  
  我假裝鎮定地玩著手機
  
  其實心里早已風起云涌
  
  波濤洶涌
  
  翻天覆地了
  
  他沖完涼后站在我的床鋪前用干毛巾擦頭發擦了挺久
  
  我聞著他的味道又一次咽了咽口水
  
  心里暗罵他怎么那么墨跡
  
  “澈哥,我來了”
  
  他爬上我的床躺下
  
  面對著我
  
  他的瞳孔里出現了我的身影
  
  黑暗中我可以看到他菱角分明的臉
  
  而他斜著嘴角壞笑
  
  我按黑手機
  
  向著四周望了望
  
  瞅著對方蚊帳里漆黑一片
  
  確定什么都看不到頓時放了心
  
  于是伸手摸了摸他半干的頭發
  
  把手從頭發移到臉頰
  
  另一只手抽出來
  
  用兩只手托住了他的臉
  
  吻了下去
  
  我瘋狂的索取著
  
  用舌尖挑逗著他的上顎
  
  他忽然用力吮吸著我的不安分的舌
  
  害我差點兒叫出聲來
  
  他的一只手摸著我的背
  
  另一只手試圖褪掉我的內褲
  
  我很配合的彎了下腰方便他褪下我的最后一道防線
  
  “嗡.......”
  
  這時
  
  電話卻震了起來
  
  林淺語
  
  手機屏幕上閃爍的名字
  
  他歪著嘴角斜眉壞笑呈挑釁狀
  
  下面的手輕輕的套弄我的炙熱
  
  沒有猶豫
  
  掛掉
  
  關機
  
  春宵一刻
  
  即使是玉皇大帝的電話
  
  我都不會接的
  
  翻云覆雨后
  
  已是晚上2點
  
  我打開手機
  
  “你小子膽子是越來越大了,我的電話都不接”
  
  我撇了撇嘴
  
  按了一串字符又刪了
  
  這么晚了
  
  淺淺應該睡了吧
  
  阿哲在抽煙
  
  “你知道剛剛誰給我打的電話么”
  
  “不知道”
  
  “林淺語,認識么”
  
  “你女朋友,不認識”
  
  “其實不是我女朋友,不過快了”
  
  “嗯”
  
  我不知道為何我要說這樣的話
  
  可能只是試圖證明
  
  我和他
  
  只是因為欲望
  
  沒有其他
  
  可看到他神情淡定鎮定自若
  
  我又覺得莫名的有些生氣
  
  可能從小被驕縱慣了
  
  他一臉不在乎的表情讓我心里很不爽
  
  他重新躺下的時候背對著我,
  
  這更讓我惱火
  
  雖然我那時不知道在惱火什么
  
  我摸了摸他剛剛在我鎖骨附近吸吮出來的印跡
  
  真的
  
  想一腳揣死他
  
  我睡不著
  
  暗暗地生著悶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他忽然轉過身來
  
  用他有力的臂膀從后面抱住我
  
  親親的
  
  用他的鼻子蹭了蹭我的頭發
  
  “傻瓜,睡吧”
  
  黑暗中
  
  我像拿了糖的孩子般笑了
  
  竟漸漸安穩地睡去
  
  “淺淺,昨晚剛要接你電話,手機就沒電了”
  
  “嗯,這個周末我不去辦那事兒了,來陪我吧。”
  
  “好,那后天我去找你,老地方見”
  
  “嗯”
  
  那小子依然坐在第一排的那個位置睡覺
  
  林淺語才是我想要的
  
  我深吸一口氣
  
  按了按太陽穴
  
  對于林淺語
  
  其實我也是滿心疲憊
  
  和林淺語的故事
  
  真的要一個很大篇章去說
  
  林淺語對我有好感
  
  但我知道她忘不掉她的前男友
  
  我需要更進一步
  
  才能俘獲她
  
 ?。ㄈ绻愀信d趣
  
  可以豆郵我
  
  我有把當年和她的故事寫出來)
  
  正當我想著這個周末該帶淺語去哪兒的時候
  
  流氓忽然醒來
  
  用惺忪的雙眼看了我一會兒
  
  又趴下去睡了
  
  我無奈的笑了笑
  
  心中居然滿是甜蜜
  
  那天中午
  
  流氓帶著一群高二的學長破例回了宿舍
  
  一開始我看著這架勢還以為要打架
  
  眼神犀利地對著流氓說
  
  “怎么了”
  
  他撓了撓頭笑了笑
  
  “我是叫人來幫忙鋪床位的”
  
  我笑了笑搖了搖頭
  
  然后和約了隔壁宿舍的爬墻出學校打桌球去了
  
  打桌球的時候他們問我
  
  “吳哲熙要回宿舍睡了么”
  
  “嗯,怎么”
  
  “聽說他勢頭挺大”
  
  “哦”
  
  “他們說XXX都是他小弟啊”
  
  “XXX?!那個敗類別跟我提他,見風使舵的狗”
  
  “呵呵,阿澈你也看他不慣啊”
  
  “有誰看得慣他”
  
  “也是也是”
  
  翻墻回了宿舍看到他的床鋪已經鋪好
  
  可人卻不知道哪兒去了
  
  他選擇的床鋪
  
  是我的下鋪
  
  晚自習下課
  
  吃完夜宵我回了宿舍
  
  熄燈許久也不見流氓回來
  
  12點
  
  我隔著蚊帳望著天花板情緒非常的down
  
  他現在在干什么?
  
  和別人睡么?
  
  和別人睡會與別人干與我一起睡的事兒么?
  
  操
  
  關老子什么事兒
  
  他愛跟誰干關老子什么事兒??!
  
  “嘭”的一聲悶響
  
  拳頭錘在墻上的聲音
  
  何澈你是不是瘋了
  
  你腦子里都想得什么阿
  
  睡覺睡覺睡覺
  
  閉上眼睛
  
  擺好睡姿
  
  調整呼吸
  
  睡不著
  
  依然睡不著
  
  你有沒有試過
  
  越是強迫自己睡覺卻愈發清醒
  
  一想到他和別人YYXX
  
  便仿佛有一塊巨大沉重的石頭正狠狠地壓著胸口
  
  “怎么沒回來”
  
  忍不住發了短信
  
  等了許久也不見回
  
  更加的生氣
  
  心里想著要是被我知道了是哪個男的和他YYXX了
  
  老子就把那個男的給閹了
  
  “我哥回來了,今晚2點能到,得去接他,不回來睡了。怎么,想我了?”
  
  我見了這條短信,
  
  耳朵又紅了
  
  媽的
  
  幸虧是晚上
  
  要是被人看到糗大了
  
  “哦,那我關門了”
  
  “我想你了!”
  
  “嗯,我睡了”
  
  其實打出這行字之前,
  
  我輸入的是
  
  “嗯,我也想你了”
  
  可轉念一想
  
  媽的這也太肉麻了,
  
  于是
  
  退格
  
  刪除
  
  重新按字符
  
  又看了一遍他發來的短信
  
 ?。。。?!
  
  剛剛也是那樣
  
  現在也是
  
  因為那幾個字
  
  居然勃起
  
  我嘞個去
  
  掐了掐自己的硬物
  
  唏噓自己一番
  
  完全忘了剛剛悲憤交加不得眠的窘態
  
  困意也席卷而來
  
  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
  
  前面三節課我都在教室
  
  流氓在教室里睡了三節課
  
  連煙都沒去抽
  
  第四節課團委的老師找我
  
  我沒上課走了
  
  臨走前我側著身瞄了瞄流氓
  
  傻傻的笑了
  
  這一笑搞得后排幾個女生緊張異常
  
  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澈哥,你發春了?”短信大全
  
  其中一個關系挺好的女生調侃我
  
  我沒辯解徑直走了
  
  “完了,澈哥戀愛了”
  
  事情半節課就辦完
  
  是有關“五四”晚會的事兒
  
 ?。菜聘咧心菚哼@個是重頭戲,往往開學沒多久就開始籌備)
  
  辦完事兒我和幾個同事直接去飯堂吃飯
  
  吃完飯已經下課了
  
  我要回教室
  
  因為我手機落在課桌里了
  
  我高一那會兒的那棟比較偏
  
  教室還在五樓最右邊
  
  去到我那棟的途中幾乎幾個人了
  
 ?。ǜ咧心菚撼燥埜蛘趟频?,有一大群一下課就以百米沖刺的速度直逼飯堂的人才。我是相當佩服那些人的,你想想,跑那么快,不要命似的,就為了吃飯,多豪邁多爽快阿。我裝逼的厲害,估計這輩子也完不成此種跌份兒的壯舉。)
  
  上樓上的我有點兒氣喘吁吁
  
  途中連個鬼影都沒有
  
  我邊上樓邊把給我安排五樓上課的教務處的傻逼罵了一遍
  
  推后門進教室
  
  有點兒吃驚
  
  居然有人還在教室
  
  定睛一看
  
  居然是流氓
  
  我拿了手機
  
  一條短信
  
  林淺語
  
  “澈兒,吃午飯沒”
  
  “吃過了,你呢”
  
  發完短信我走到流氓座位旁邊
  
  叫他
  
  “唉~吳哲熙”
  
  沒反應
  
  用手輕輕搖他
  
  “吳哲熙”
  
  還是沒反應??!
  
  媽的
  
  這個是豬轉世吧
  
  加重力道
  
  “吳哲熙,天亮了”
  
  “嗯”
  
  他勉強打開雙眼
  
  眼睛紅紅的
  
  “下課了”
  
  “現在第幾節課了?”
  
  = =
  
  “第四節課都上完了。吃午飯時間”
  
  “哦”
  
  他的表情像個孩子
  
  完全不在狀態
  
  還趴在桌子上
  
  我被他的樣子逗到
  
  忍不住笑了
  
  然后用手摸了摸他的頭發
  
  帶著寵溺的味道
  
  他清醒了
  
  坐起身
  
  壞笑十足地看著我
  
  “昨晚沒有我,你是不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眠阿”
  
  “......”
  
  媽的
  
  這說話也太直白了吧
  
  您這是讓我怎么接話阿
  
  我瞪著眼睛一時沒話可說
  
  “陪我去吃飯”
  
  這次是肯定句
  
  然后起身
  
  伸了伸懶腰
  
  “你吃了么?”
  
  “吃了”
  
  他在吃飯
  
  我喝我的綠茶
  
  他吃飯的樣子很斯文
  
  一小口一小口
  
  慢慢的咀嚼
  
  很認真的樣子
  
  我以為他是不好意思
  
  于是掏出手機
  
 ?。ê髞碇懒?,不是不好意思,這廝就是吃那么慢,還挑食?。?br />   
  未讀短信兩條
  
  “吃過了。明天我們去哪兒?”“又不理我了。”
  
  “先陪我去買書,然后帶你去我朋友生日那里晃一圈,再然后就聽你安排”
  
  “嗯,好吧,我也要買書呢。”
  
  流氓好像已經吃好了
  
  “吃飽了?”
  
  “嗯,走吧”
  
  “去哪兒”
  
  “回宿舍,不然你想去哪兒”
  
  他挑眉
  
  又是挑逗么?
  
  “和我去外面吧,阿勛他們約我去打桌球”
  
  “成”
  
  我帶他走出校門
  
 ?。ㄎ覀儗W校是半封閉式學校,中午12點半之前是可以自由出入的,過了12點半就要鎖門了。其實鎖門對我們來說也無所謂,可以爬墻的)
  
  來到桌球店
  
  和老板娘聊了幾句
  
  “這是我們班新同學,吳哲熙”
  
  流氓很有禮貌的點了點的頭
  
  “我們先上去了”
  
  “澈哥來了么”阿均
  
  “怎么這么晚阿,勾搭姑娘去了吧”阿四
  
  “是姑娘勾搭他好不好,我們澈哥可是風流人物”阿勛
  
  那幾年這個點兒經常被他們調笑
  
  “哪有你厲害阿,每個星期帶出去的都不同”我對著阿勛說
  
  其實阿勛長得也不錯
  
  就是太花了
  
  老是換姑娘
  
  高一上學期對著一姑娘也一心一意了一會兒
  
  下學期就開始不安分了
  
  到了高二高三的時候
  
  真的幾乎是一個星期換一次
  
  我們曾一度擔心這小子肯定要得風流病的
  
  不得風流病也要精盡人亡了吧
  
  阿
  
  跑題了
  
  也沒跑
  
  其實阿勛
  
  不說了
  
  后面提
  
  “喲,阿哲也來了”阿均
  
  “哲哥,抽煙抽煙”阿四
  
  流氓接過煙
  
  阿均和阿四不是我們班的
  
  但他們是煙友
  
  天下煙民本是一家
  
  廁所里那是抬頭不見低頭見
  
  有煙一人抽一根
  
  沒煙幾個人抽一根
  
  哥幾個通過這個感情可深
  
  “哲哥,來和我打一局”阿四
  
  流氓拿桿
  
  “啊啊?。。。。?!我以后再也不和哲哥打桌球了?。。?!”
  
  三兩下的功夫
  
  把阿四搞定了
  
  且
  
  阿四還剩7個球
  
  “哇,哲哥好猛阿”
  
  “哈哈??!是你太爛了??!”
  
  “阿四,以后別說你是我徒弟了,我丟不起這人”
  
  “哲哥,來,我和你打一局”
  
  “我先來好不好?”
  
  大伙兒都躍躍欲試想和流氓打一球
  
  我忽然覺得有點兒不安又有點兒自豪
  
  不安是因為這個人原來打桌球挺牛
  
  與自己打相比肯定是勝了好幾籌
  
  自豪是因為我覺得這個人
  
  是我的
  
  這些回憶都是自己的
  
  現在回想起來
  
  覺得傻逼可笑了
  
  我記得看過那么一句話
  
  你愛的只是那段時光
  
  與某人無關
  
  我覺得
  
  挺在理的
  
  荒唐的高中兩年
  
  到高三的時候才開始覺得人生的路很長
  
  需要找到屬于自己方向
  
  于是乎轉學
  
  再于是乎和流氓分分合合
  
  高三那一年
  
  是我失去他的一年
  
  是他失去我的一年
  
  那時候覺得他傷了我
  
  可現在一想
  
  如果真的愛過
  
  受傷的
  
  應該是兩個人
  
  他有了女朋友
  
  我祝他幸福
  
  “上來和我睡”
  
  我給下鋪的他發了條短信
  
  他笑瞇瞇的爬上來
  
  這次依舊是我主動吻他
  
  這次我吻的很溫柔
  
  輕輕地吸吮著他的舌尖
  
  輕輕地用舌尖挑逗他的上顎
  
  輕輕地
  
  我把我口腔分泌的液體遞過去
  
  他也緩緩的用他的回應著我
  
  我們緊緊地抱在一起
  
  他的一只手開始不老實的摸我堅硬的下面
  
  “現在還太早了”
  
  我低聲在他耳邊說
  
  順帶舔了舔他的耳垂
  
  他那只不老實的手掐了一下我的炙熱
  
  我咬著嘴還是忍不住輕輕“啊”了一聲
  
  “你這么叫是在勾引我”
  
  “滾”
  
  是真的太早
  
  宿舍的人應該還沒睡
  
  于是乎低聲閑聊
  
  “你之前有和別人做過么”
  
  “嗯,最近一次是和我最近工作的同事”
  
  “男的女的?”
  
  “女的,你是第一個男的”
  
  “哦”
  
  “你呢?和別人做過么”
  
  “嗯”
  
  “和你女朋友?X中那個?”
  
  “不是她。不過,我明天要去找她”
  
 ?。ㄎ耶敃r死鴨子嘴硬,覺得跌份撒了謊,其實lz那時是處男,他是我的第一次,個流氓?。。?br />   
  “哦,帶她去開房么”
  
  “如果我說是,你會難過么”
  
  “不會”
  
  “哦”
  
  心忽然像是被人割掉掉入海底
  
  它一點點的下沉
  
  漸漸的全是冰涼
  
  內心柔軟的角落一陣陣刺痛
  
  感覺像是喘不過起來
  
  我轉過頭不看他
  
  暗暗地難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轉過去
  
  流氓已經閉上了眼睛
  
  像是睡著了
  
  “阿哲,你睡了么?”
  
  “不是吧,那么早!”
  
  睡不著
  
  沒有1點完全沒有睡意的我活了那么多年依舊是這樣
  
 ?。ìF在也是一樣)
  
  我轉過去
  
  看到睡得如此安穩的他
  
  忍不住伸出手
  
  在黑暗中感受他的輪廓
  
  濃密的眉毛
  
  深邃狹長的雙眼
  
  微挺的鼻子
  
  有點兒扎手的胡渣
  
  薄薄的嘴唇
  
  明顯的喉結與鎖骨
  
  寬厚的胸膛
  
  因為沒有用力有彈性的有著六塊腹肌的腹部
  
  肚臍下便開始有柔軟的細毛
  
  我沿著細毛下滑
  
  就快到那里時我咽了咽口水
  
  還是忍不住穿過內褲摸到他下面的一大包東西
  
  我摸了摸我的下面
  
  已經脹熱的不行
  
  頂端還有分泌白點
  
  我忍不住對著那包東西掐揉套弄
  
  居然BQ了
  
 ?。侵髦安恢廊嗽谑焖院?,經過撫摸還可以BQ的)
  
  他的大腿結實有力
  
  小腿有很多毛
  
 ?。ê眉刀?。 樓主皮膚白,體毛少 T – T)
  
  手又回到他的那里
  
  我又咽了咽口水
  
  輕輕脫掉他最后防線
  
  我顫抖著吸了一口氣
  
  然后輕輕撫摸它周邊的濃密
  
  緊緊地握住了它
  
  套弄它
  
  而且我居然有沖動
  
  想要俯身含住那火熱
  
  “啪”
  
  黑暗中我打了自己一耳光
  
  “不要那么下賤”
  
  那一刻
  
  我是那么恨自己
  
  那一晚我失眠了
  
  床上是睡得很沉的他
  
  而我
  
  面對著自己無法控制的欲望不知所措
  
  我下床
  
  把放在柜子里一包未拆封的煙拿出來
  
  路燈昏黃的光打在我面無表情的臉上
  
  第一次
  
  像是被某種東西掐住了喉嚨
  
  我痛苦
  
  卻不知緣何
  
  我難受
  
  卻無法傾述
  
  我站在宿舍門前的走廊抽煙
  
  我初二開始抽煙
  
  至今仍未有煙癮
  
  我雖然愛玩
  
  卻天生好強
  
  凡事知道個分寸
  
  甚至是林淺語
  
  我都能拿捏得當
  
  深知對付此種角色
  
  要么百依百順
  
  要么若即若離
  
  我不會百依百順
  
  那不是我的性格
  
  待人處世我一直信奉刺猬原則
  
  靠的太近矛盾越容易激化
  
  給予彼此適當的距離反而能事半功倍
  
  可面對他
  
  我卻沒有信心能把握住分寸
  
  為什么
  
  其實盛夏的夜有些微涼
  
  漆黑遠處的山巒猶如噬人的魑魅
  
  在黑漆漆仿佛睜著雙眼望著你
  
  可我知道
  
  心中的惡魔更讓人恐懼
  
  我抽完了一整包煙
  
  整個人都昏昏沉沉
  
  是不是太寂寞了
  
  是不是荷爾蒙分泌過盛
  
  是不是這刺激來得太兇猛太直接
  
  是的
  
  一定是
  
  一定要是啊
  
  林淺語
  
  你
  
  一定要救我
  
  “淺淺,我想你了”
  
  凌晨4點
  
  我給淺語發的短信
  
  “起床了起床了,你們澈哥都起床了”
  
  “今天太陽要從西邊出來了么??。。?!澈哥,那么早,不是吧”
  
  “澈哥都起床了,那老頭要關門了,各位趕緊啊”
  
  “澈哥,你傻了吧?發燒了?估計發騷了”
  
  “你們澈哥我那么早起床是為了背單詞,你們懂個屁。我決定從今天開始洗心革面,好好學習,將來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貢獻自己的力量”
  
  遭眾人一頓罵
  
  只有他還睡得那么沉
  
  我心里想
  
  要是地震
  
  這小子肯定沒命了
  
  “阿哲,起床了”
  
  我站在床鋪的梯子
  
  “嗯?”
  
  他微微起身瞇著惺忪的雙眼望了望我
  
  然后又慢慢閉上眼睛
  
  倒在床上
  
  我把手放進被窩里搖他的胸口
  
 ?。ㄎ蚁奶斓谋蛔邮强照{被,很薄那種。)
  
  他忽然抓住我的手
  
  與之十指緊扣
  
  放在他的胸口
  
  我的心忽然慢了半拍
  
  竟有絲甜蜜涌到胸口
  
  “唉~該起床了,不然就被鎖了”
  
  他睜開雙眼
  
  望著我
  
  竟然撅了撅嘴
  
  這大白天的
  
  還那么多人
  
  要不要那樣來引誘我啊
  
  他去洗漱
  
  我獨自出了宿舍準備上教室
  
  看到走廊的煙頭
  
  想想昨晚頹唐的樣子
  
  竟因為一個十指緊扣
  
  陰霾全部一掃而光
  
  不對
  
  這樣是不對的
  
  他什么都不是
  
  我松開的眉頭又緊皺
  
  上午上課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睡了
  
  畢竟不是鐵打的身體
  
  中午吃完飯沒再出去玩
  
  回到宿舍沾到床便睡死了
  
  昏昏沉沉中聽到短信鈴聲
  
  恍惚中記得今天早上也沒拿手機上課
  
  因為實在太累
  
  實在是起不了身拿起來閱讀
  
  午休起來精神很多
  
  今天傍晚我要去找林淺語
  
  我睜開眼睛第一件想到的便是這個
  
  拿出手機
  
  “凌晨四點的短信,怎么了?”
  
  “澈兒,莫名回來了”
  
  “他說今晚來找我”
  
  “你生氣了么?為什么不回我短信”
  
  “澈兒,我今晚得會和他說清楚的,今天早上看到你的短信,我已經確定我自己想要的”
  
  莫名是淺語的前男友
  
  他回來
  
  從X市 ?
  
  我忽然有種很強的威脅感
  
  “淺淺,今晚你去見他吧,我尊重你的選擇”
  
  傍晚打了籃球
  
  洗澡
  
  吃飯
  
  整理一番打算出門
  
  今天是XXX生日
  
  雖然心里厭惡此人
  
  可人在江湖往往身不由己
  
  仿佛一整天沒見到流氓
  
  心里也不掛念
  
  我忽然很享受這種狀態
  
  像是證明了什么東西
  
  噪雜的KTV包廂
  
  煙霧彌漫叫囂聲四起
  
  我坐在角落與女生玩著大話骰
  
  這幾個女生中的一個叫M的女生我隔壁班的
  
  追了我半年
  
  各種暗示明示眾人皆知
  
  我不拒絕抑不接受
  
  虛榮心每個人都有
  
  那時正值青春年少與人曖昧仿佛是天經地義
  
  “可以陪我出去走走么?”
  
  M叫嚷房間太多人抽煙很悶
  
  我無意喝酒便起身隨往
  
  KTV有掌柜的小吧臺
  
  我與她坐在那里閑聊
  
  左邊的房門打開
  
  昏暗中我看到熟悉的身影
  
  林淺語和莫名
  
  我眉頭鎖緊
  
  表情猛地降至冰點
  
  “怎么了?”
  
  “我帶你去認識我的朋友”
  
  知道自己失態
  
  立馬側目微笑
  
  拉起對方的手往左邊那間房走
  
  Ktv里依舊是昏暗
  
  可昏暗中我依然看到林淺語的手與莫名十指緊扣
  
  林淺語見到我甚為驚訝
  
  想甩開莫名的手
  
  莫名卻握得更緊不讓其掙脫
  
  我知道這是挑釁
  
  卻不動聲色地在他斜側坐下
  
  “你回來了?”
  
  “嗯”
  
  “你女朋友么?”
  
  “是的”
  
  “對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和淺淺復合了”
  
  “那恭喜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酒
  
  “來,干一杯,感情深一口悶”
  
  一口氣喝掉一小支酒
  
 ?。?ktv的酒都是小瓶裝的)
  
  莫名在淺語耳邊細語
  
  我沉默不說話
  
  M看起來卻很開心
  
  睜著她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
  
  時不時跟我說幾句
  
  其實M長得不錯
  
  也是有一大群男生追在后面跑
  
  可她卻看錯了人表錯了情
  
 ?。? - 對不起,我傷了M那姑娘,那姑娘是好姑娘,都是我的錯)
  
  “來,我也敬你”
  
  又是一支下肚
  
  其實高一那會兒我有點兒酒精過敏
  
  林淺語是知道的
  
  M也知道
  
  M一直細喊讓我不要喝了
  
  淺語也在黑暗中踢了我一腳
  
  莫名拿起桌子上的薯片
  
  抽出一塊給自己
  
  又抽出一塊想要喂林淺語
  
  很多人的余光都看向這邊
  
  淺語知道事態
  
  配合的吃掉
  
  心中已有千萬把火再燒
  
  我咬了咬牙猛地灌酒
  
  還是擔心自己失態
  
  “我有點兒事,先走了”
  
  我拉起M的手離開
  
  虛偽的我再起身還是對著他們笑了一笑
  
  臉上在笑
  
  心卻像是在滴血
  
  林淺語
  
  你不救我
  
  我就要萬劫不復了
  
  “啪”
  
  走出ktv包間我抓緊左拳頭發出響聲
  
  嘈雜的環境下只有我能聽見
  
  就好像我滿是惶恐的內心
  
  我的右手還牽著M
  
  這個姑娘心疼的望著我
  
  “那個是林淺語吧”
  
  “嗯”
  
  “她長得可真漂亮,難怪”
  
  “傻丫頭”
  
  我對著她微笑
  
  “走,我們進去吧”
  
  我拉著她的手走進我們初來時那個包廂
  
  酒
  
  我需要很多的酒
  
  搖色子
  
  罰一杯的我喝了兩杯
  
  不爽就劈
  
  我臉上對著笑
  
  像什么也沒有發生
  
  M一直在旁邊勸我
  
  時不時還幫我頂酒
  
  年輕如我
  
  新環境我總是會給人一副清高冷漠瞧不起人的樣子
  
 ?。? - 實則鄙人慢熱,倒不是真清高,只是不喜主動,現在依然殘留著一些這樣的壞毛病,導致勾搭不利)
  
  現在有了機會靠喝酒打通關系
  
  眾人便趨之若鶩
  
  可能人就是有這樣的怪性
  
  越難搞越怪癖你會越發感興趣或尊重
  
  越圓滑越晦暗世道反而讓人覺得不可靠
  
  我終于有了醉意
  
  眾人卻依然不放過我
  
  在我再次輸掉
  
  拿起酒杯喝酒的時候
  
  眼角瞄到有人開門
  
  三兩個人進來
  
  其中一個
  
  便是眼神犀利的流氓
  
  XXX上前與之對話
  
  “阿哲”
  
  我喊他名字并抬手舉示這邊有位置
  
  阿哲一行人在我旁邊坐下
  
  “你來了”
  
  “嗯”
  
  他落座
  
  在我旁邊
  
  我勾住他寬厚肩膀
  
  “來,喝酒”
  
  我手移開他的肩膀
  
  舉杯
  
  聲調提高
  
  他用眼神詢問了一下周圍群眾
  
  周圍群眾點了點頭
  
 ?。ㄟ@個點頭的意思是,我喝醉了)
  
  M抱著我的胳膊搖
  
  “澈,別喝了,你醉了”
  
  “我沒醉,來,喝,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干了”
  
 ?。ū扇税l現,只要是喝酒,只要是和朋友喝酒,有那么一句話拿來勸酒真的是他媽的非常好用,那就是“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干了” = = 鄙人實踐多年,非常有效)
  
  流氓拿起酒杯快速干掉一杯
  
  再給自己滿上一杯
  
  “來,干”
  
  碰杯時杯口有意向下碰我的杯底
  
 ?。ㄟ@個大家都知道吧,是尊重對方的一種表達)
  
  其實我知道自己已經快要不行
  
  腦子卻是清醒
  
  流氓來之前M問我晚上住哪兒
  
  我以不知道敷衍過去
  
  剛剛求于她
  
  實在是不忍明顯拒絕
  
  苦于這種場合這種情境無法脫身
  
  我再次靠過流氓
  
  勾住他
  
  在他耳邊輕吟
  
  “唉,帶我走吧”
  
  他嘴角揚起
  
  彈了彈手中的煙灰
  
  “那你旁邊那個怎么辦”
  
  他指的的是M
  
  “呵,帶我便是,愿與不愿你自己決定,我樓下有車”
  
 ?。ν衼淼?,還是借朋友的。不過高二的時候我們就有了自己的摩托,這是后話了)
  
  他掐掉煙頭
  
  “唉,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去了”
  
  流氓詢問M
  
  M有點兒猶豫
  
  卻不知該怎么接這話
  
  流氓見勢
  
  不等M開口
  
  與周圍打了個招呼
  
  便拖走了我
  
 ?。?這件事后很多年,流氓都被眾嘲笑不醒目)
  
  “下哪兒”
  
  他發動車子
  
  “隨便”
  
  極速前進
  
  我坐在車后
  
  抱著他的腰
  
  風從我的耳邊呼嘯而過
  
  還是忍不住想到林淺語
  
  我的心像似扎著千萬根刺
  
  淌了滿胸腔的血
  
  壓得我喘不過起來
  
  他把我載到XX風景區的至高點
  
  已是凌晨1點
  
  四下無人
  
  此處已是昏暗一片
  
  黑暗中
  
  我們都沉默著不說話
  
  他靠近我
  
  唇落下來
  
  這次他吻得異常激烈
  
  像是報復的孩子一般
  
  酒意酣欲
  
  流氓吻得很激烈
  
  像頭掠食的野獸
  
  我的回應卻不怎么主動
  
  林淺語
  
  那時候我滿腦子都是林淺語
  
  林淺語和莫名十指緊扣
  
  莫名喂林淺語吃東西
  
  流氓發現我不怎么回應
  
  停住
  
  雙手還捧著我的臉
  
  皺著眉頭
  
  眼神犀利看著我
  
  我才注意到流氓皺眉頭的樣子還挺好看
  
  居然有很明顯的抬頭紋
  
  喝醉酒的人總是容易做犯傻的事情
  
  我抬手
  
  輕輕撫摸他皺起的眉頭
  
  我忽然想起林淺語曾經說過
  
  我生氣地樣子很嚇人
  
  讓我發過毒誓不準在她面前發火
  
  即使她做的再不對
  
  心忽然絞痛
  
  我用力的抱住流氓
  
  在他耳邊輕輕低喃
  
  “阿哲,淺淺不要我了,你要我,好不好”
  
  眼淚還是禁不住流了出來
  
  流氓伸出手將我抱緊
  
  山頂已經開始起霧
  
  露水彌漫在我們的周圍
  
  我們并排坐在山頂的亭子里
  
  流氓轉過來
  
  看著滿眼通紅的我笑了
  
  “靠,這么大的人了”
  
  “你要是把今晚的事兒說出去我就把你給廢了”
  
  “我們的澈少爺不就是哭個鼻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想死是吧”
  
  我拿眼睛瞪他
  
  “我就是想死怎么子”
  
  說完他忽然吻過來
  
  這次我熱烈的回應著
  
  下面自然禁不住火熱
  
  我的手摸他的下面
  
  雖然隔著牛仔褲
  
  我感到那炙熱在顫抖
  
  酒精的作用還在
  
  我的荷爾蒙分泌的極為旺盛
  
  我喘著粗氣
  
  扒開他的牛仔褲
  
  把他的那玩意兒掏了出來
  
  俯身下去
  
  含住那炙熱
  
  他摸著我的頭發
  
  喘著粗氣
  
  時不時的呻吟一聲
  
  快高潮時
  
  他按住我的頭
  
  往我的口腔更深處探去
  
  我被嗆到想抽身而出
  
  “啊”
  
  流氓卻呻吟一聲
  
  一瀉千里
  
  實話
  
  我被逼吞了一點兒那玩意兒
  
  吐掉那團綢液
  
  我壞笑著看著他
  
  “你說吧,我會幫忙,把今晚的事兒全出去的”
  
  他用紙巾把殘余的擦干凈
  
  把那玩意兒放了回去
  
  拉好拉鏈
  
  起身
  
  一臉嚴肅地對我說
  
  “我知道你很享受”
  
  然后哈哈大笑
  
  “我操你大爺?。?!”
  
  我忍不住在這無人之境爆了粗口
  
  從xx風景區山頂下來
  
  我表示要去開房睡覺
  
  流氓卻說不想睡
  
  并建議去網吧找他的那幾個哥們
  
 ?。ê髞聿胖肋@小子鬼精,怕我做什么壞事)
  
  其實很多時候我都是無所謂
  
  去就去吧
  
  跟著流氓去了網吧
  
  他的那幾個兄弟都在上網
  
  我瞅了一下都是高二的
  
  “喲,阿哲,去哪兒快活去了”
  
  “哈哈,去玲瓏街,剛爽完”
  
  (玲瓏街為X縣紅燈區,紅燈區不用解釋了吧?古代叫青樓,也叫窯子)
  
  “你是叫何澈吧?”
  
  “嗯”
  
  “阿媛是不是在追你啊”
  
 ?。ò㈡率俏乙粋€學姐)
  
  “她只是拿我開心,鬧著玩玩的”
  
  “阿媛是哪一個啊”
  
  “就我們班那個騷B”
  
  我聽了之后心里雖然很不爽
  
  但也沒怎么樣
  
  笑了笑帶過
  
  “XXX怎么了”
  
  流氓問到
  
  我瞅了瞅旁邊
  
  果真有一個人一動不動地趴在一臺機前
  
  像死了一樣
  
  “喝了那么多酒,剛剛又H那么多,估計現在還在高潮呢”
  
  “操,你們剛剛又H了,怎么不叫我啊”
  
  “你他媽的自己走了”
  
  原來流氓也是會H的
  
 ?。℉知道么?一種毒品,K粉)
  
  頓時
  
  流氓在我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倒不是我看不慣H的人
  
  年輕的時候尋求刺激
  
  什么東西都想去嘗試一下
  
  對于常人來說
  
  我還是可以理解
  
  但于我來說
  
  特別是我在乎的人
  
  我卻希望他們堅持原則和底線
  
  不沉溺于尼古丁
  
  不沉溺于酒精
  
  有自制力
  
  但每個人卻都是常人
  
  會受到誘惑
  
  很多時候也經受不起誘惑
  
  那么拒絕誘惑的方式是什么
  
  不要靠近誘惑
  
  我是從來不H的
  
 ?。ū扇瞬缓染撇怀闊?,哈哈,喝了酒就抽煙。毒品是堅決不沾,以前不會以后也不會。)
  
  虧得爸媽給了我這副樣子
  
  大家也不會為難
  
  所以很多時候K房里一群人在那群魔亂舞
  
  我也只是站在門口抽煙
  
  最后跟著殘余的幾個清醒的幫著收拾殘局
  
  “你的qq什么?”
  
  流氓叼著一根煙問我
  
  “XXXX98898”
  
  “這么靚”
  
  加他好友
  
  Q聊
  
  哲:心情好點兒了么?
  
  澈:嗯,謝了
  
  哲:謝什么,倒是我要謝謝你
  
  澈:操,得了便宜還賣乖。告訴你,這幾筆帳我都記著,到時候一筆一筆給我還清。
  
  哲:我記性向來不好,可記不住那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澈:既然你記不清,那我就多加幾筆好了
  
  哲:放心,我會死不賴賬的
  
  澈:喂,作為你的朋友,為了你將來的孩子,還是少H一點兒好
  
  哲:其實我不喜歡那東西,完事兒后頭特疼,遭罪,剛剛只是附和他們
  
  澈:哦,那就好
  
  哲:嗯,那個,和你的事兒,我會負責的
  
  澈:……
  
  (媽的,你是要我怎么回答,誰能告訴我怎么回答,我只好打了6個點。這小子是傻了吧。)
  
  半小時后
  
  流氓已經趴在桌子上不醒人事
  
  睡得天昏地暗了
  
  你說人有時候是不是很賤
  
  剛剛明明在心里鄙視他
  
  他稍微那么一解釋
  
  你全部相信
  
  還認為這小子曉得分寸要給其加分
  
  人就是很賤
  
  特別是面對自己喜歡的人
  
  你會失去分寸失去方向甚至失去自己
  
  不就是談個戀愛么
  
  至于么
  
  至于
  
  真的至于
  
  在你青春年少的時候
  
  在你懵懵懂懂的時候
  
  仿佛全世界都是新的開始
  
  仿佛全世界都是新的希望
  
  雖然還藏著痛楚
  
  雖然還攜著悲傷
  
  可卻會被那些瑣屑的幸福打倒
  
  我和流氓
  
  就那么戀愛了
  
  其實流氓在爬上我床的那一晚騙了我
  
  其實他也是處男
  
  其實那個也是他的初吻
  
  其實我
  
  是他全部的第一次
  
  是他的初戀
  
  是我賺到了
  
  第一回合 偽流氓大獲全勝,抱得流氓歸
  
  (lz再次強調,這個不是什么耽美小說,全他么的真人真事兒。
  
  如果你認識我,如果你還認識這個放肆的孩子,如果你和我還有那么一點兒交情,如果我的為人曾讓你覺得仗義和舒服,見到這個帖子,就一笑而過吧。
  
  如果我哪兒得罪過你,我們跨的地兒也就那么小,你非要到處宣揚什么的,你知道我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兒,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是成年人了。)
------分隔線----------------------------
相關愛情故事
精華閱讀
土地挂牌和土地拍卖哪种赚钱多 熊猫四川麻将最新版 下载通化大嘴棋牌游 今日股评分析股市 顶呱刮彩票刮到奖怎么领 浙江20选5兑奖器 捕鱼游戏能 棋牌网上 1000本金赌场玩百家乐一天能否赢300 四肖期期准免费资料 官方516棋牌游戏中心